当前位置: 文章网 > 杂文 > 生活随笔 >

中年始懂桂花香

时间:2021-09-25 21:4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桂树很低调,不到秋天,你甚至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古人佳句曰:“窗前谁浸木犀黄,花也香,梦也香。”桂香氤氲的日子,无限美好。某个睡意蒙眬的早晨,或案牍劳形的黄昏,突然被阵阵花香吵醒,循着香,你会发现一棵棵桂树,开着米一样的小花。闻香识桂,数了数,我居住的小区,桂树竟有三十多棵!

采来桂花,洗净晾干,一层糖一层花,放在罐子里,过不久就洇成了桂花糖。放在蜜里,就是桂花蜜。还有桂花龙井。春上在杭州灵隐寺外见有卖桂花龙井的,泡一杯品尝,可惜桂花味儿太冲,反倒夺了龙井的香。

《浮生六记》中芸娘制茶,把茶叶放入荷花中,熏染花香。我如法炮制,用纱布包龙井茶,放在盛满桂花的碗里,盖上盖,第二天,茶里就有了袅袅的桂香,不多不少,恰到好处。

有一次秋去江南人家,女主人擅长烹饪,做了一道西米羹。她不喝,只笑眯眯地望着我们:“尝出来什么味道了?”有人说糖,有人说酒,有人说,有很醇的香气,不知是什么。她笑:“桂花啊……”往盘里看,果然有几粒细碎的黄。“秋天去树林里采的,要是在市场买,不好遇,再说,要几十元一两呢!”她说。

写桂花的文,印象最深的,是台湾作家琦君的《桂花雨》。桂花作为农家的收成,是要“摇”下来的。她写到,桂花成熟时,就应当“摇”,摇下来的桂花,朵朵完整,新鲜,如任它开过谢落在泥土里,尤其是被风雨吹落,那就湿漉漉的,香味差太多了。

忆起前些年,他要在阳台上种桂花,我曾极力反对。人到中年,现在才稍稍明白,一个人一种花。“兰叶春葳蕤,桂华秋皎洁”,你早慧,我晚成;你惊艳,我芬芳;大花欢喜圆满,小花谨慎香远。桂花不是养眼的,它抚慰的,是嗅觉、味蕾和心灵。就像那些容貌普通心底澄澈的人,人生初见,你根本没注意到他们的存在,然随着时光消逝,其魅力才逐渐散发出来,征服你的,是灵魂的香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