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章网 > 杂文 > 生活随笔 >

关于对与错的哲理散文

时间:2017-04-03 17:06来源:我的文章网 作者:网络 点击:

  关于对与错的哲理散文篇一:错也是对

  小时侯,父亲常教我写毛笔字,每当我写到一半,对其中一笔不满意而懊恼迟疑,父亲总会安慰我:

  “上一笔没写好,可以用下一笔去救。练字的人,不但要会写好,还要懂得救好。因为如果你会救,就无所谓错误了!错也是对!譬如一个人写‘太’字,第二笔写歪,别人认为没办法写好,却见他将最后两笔也改了个角度,结果不但漂亮,而且妙极了!”

  父亲还说有一次康熙皇帝出巡,到了西湖,灵隐寺的主持求皇帝写幅字,康熙原想题“灵隐寺”,但落笔时不小心,将“灵”字上面的雨(繁体字的“灵”字上面是“雨”字头)写大了,下面纸幅有限,怎么也不能把“灵”字写完,旁人都捏把冷汗,却见皇帝气定神闲,大笔一挥,改写为“云林禅寺”(繁体字的“云”字上面也是“雨”字头)。那幅字至尽仍挂在西湖,大家只觉得笔飞墨舞,是幅好字,有谁会去计较那是写错之后的权宜之计呢!

  我当时太小,听不懂,直到有一天父亲带我去看漫画家表演——

  只见台上挂着一大张白纸,漫画家邀观众上去,随便画几笔,然后立刻根据那几笔,改成一幅画。有些观众存心找麻烦,故意东勾一圈,西画一条,大家这么想,都认为画家会被难倒,却见画家略一思索,就解决了问题。

  我开始了解,这世上一般人认为错的事,不见得就是错,有些人不但能将错变为对,而且对的比别人对的还要好。

  所以在中学,我试着在作画没有灵感时,把纸折皱,摊在地上看那折痕,前看,后看,左看,右看,居然能看出许多美丽的山峦和川流。

  后来在大学教课,我也常将纸随便“团”一下,丢在桌上,让学生运用想象,去寻找美的造型。我发觉用这种方法创作的画,常能打破自己惯用的格式,开展出新的面貌,尤其喜爱临摹的学生,往往能因此脱离古人的窠臼。

  我更发现,有时候在作画之前想要使用宣纸,不小心拿错了纸,却很可能因为纸性不同,产生许多意外的好效果,远非平日所能想见。

  如此说来,那错,不也就是另一种对了吗?

  ……

  从写毛笔字、画漫画、到学国画,我深深领悟了这个由错误中寻对的道理,且用在我的生活中,经过许多坎坷、风浪,一次又一你俩在证明父亲的那句话:

  “如果你会救,就无所谓错误了!错也是对!”

  关于对与错的哲理散文篇二:对与错

  今天闲聊时,一个年方28的小伙说,他从初中开始谈恋爱,至今已经谈了20来个女朋友了。我们八卦的问最多一次是和几个女朋友交往呀?他说最多3个……

  我是非常不能理解这样的行为的,但是经他一说就释怀了。

  他说开始时他也很在意感情,也是想着一辈子谈一次就足够了。和初恋是初中二年级开始恋爱的,整整在一起6年了,后面大学各奔东西,一个在上海一个在北京,维系了一年异地恋,后面见面了才发现爱情已经消失了,不是人变了,而是当初想要厮守的感觉没有了,所以和平分手了。

  后面遇到一个是比他大4岁的一个南方姑娘,她很照顾他,很爱他,他也觉得很喜欢和她一起,喜欢那种被爱的感觉,但是时间久了,然后加上很多现实的事情需要考虑,所以双方都觉得不合适,结不了婚,所以也就不了了之了。再后来,他说他就彻底想通了,爱情都是虚幻的东西,即便计划好所有都没有办法赶得上感觉的变化,说没有就没有感觉的变动让一切计划都显得那么的多余而且伤心。所以现在他说他和女朋友在一起都是为了各取所需,不谈未来,不论过去,只看现在,合适了继续下去,不合适就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