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章网 > 杂文 > 生活随笔 >

背后伸来一双手

时间:2017-03-29 20:14来源:我的文章网 作者:网络 点击:

昨晚去吃散伙饭。饭吃的什么,没有人注意,只是吃着吃着,人声鼎沸,场面混乱,各种离别、各种道别,近百人凑在一起,有看热闹的,有凑热闹的,还有一醉解千愁,更有泪干了又开始流……

我们这桌清一色美女,不断有人来敬酒,因为是散伙,凡是来者,难免要提以后还是一家人的话,但都被我婉拒,因为我压根不承认我们已经分开。哈哈,来一个被我用语言摞倒一个,好不过瘾。

部门最大的头儿是个瑞典人,初来西安时是那样腼腆。因为长得实在太帅,曾经每天都有人前来观摩,他总是红着脸,眼睛不知往哪儿看。他原是瑞典一职业运动员,参加过奥运会。一晃,他现在已经完全一幅中年男人的成熟与沉稳了。下个月他就要离开西安回到瑞典的一家公司,结束中国生活。

部门二把手,是一名身材矮小的女孩,说是女孩,其实已经过了四十。当年只是一名小翻译,早几年前,公司已经没有翻译这个职业了,她也华丽转身成了掌握实权的二把手,做事雷厉风行、泼辣强势。这次她又要升迁到另一个更重要的岗位,虽然是升职,离开像是告别她的青春岁月。

我所在的小组要被踢出这个部门,即将归属另一个行政部门。还有另外几个人也被划出这个部门。

对于我们工作还是原先那份工作,办公室还是原先那间办公室,至于行政关系,管它隶属哪,只要工资照发。因为我们的要求很微薄,所以,我们吃的很欢乐。

因为吃的欢乐,不断有人要跟他的美女姐姐合影,不经意就笑的多了,也就喝的多了。但我判断,我喝的红酒很可能是假酒,因为喝下去,除了冰凉,还是冰凉。回家的路上,是一肚子的冷水。

今天因为是周末,早上一觉醒来,竟然已经中午11点。有点恶心,头非常晕,没有一点胃口。胡乱弄点吃的,准备再睡午觉,很困,但睡不着。这在以往是没有的。周末的早上不管睡到几点,从不影响我接下来的午睡。可是今天,头晕的厉害,昨晚的一幕幕像过电影一样在脑海闪过,很多人酒后的语无伦次,那些眼泪、那些伤感,这一切都是我使料不及。

说千道万,我对工作非常认真,但还是太没有职业感,太不投入了。

不能一直晕下去,穿好衣服,下楼去透透气。

现在我能去的地方、也是我比较热爱的地方,就是菜市场。小区门前每天傍晚时,横七竖八零星地会有数个小商贩。卖烧烤的、裤头袜子、还有三、二个卖菜的。菜的品种很少,但够我选择。家里还有菜,我也就随便转转。看到一堆鲜嫩的韭菜时,我有点心动了。是不是明天包顿饺子?

这时,我发现菜摊旁一个新疆长相的男人直愣愣地盯着我,赶紧问他,韭菜怎么卖。话刚一出口,菜摊另一边背对着我的一个男人赶紧转过身来回答。原来看我的新疆眼不是卖菜的,我的目光再次碰到那个眼神时,一直到走开,后背都在一阵阵发凉。

没走两步,一个六十左右的中年妇女嘟囔道:我的钱呢?唉,我刚买你葱时还是一把钱,你看看,几分钟就没了?

啊?!我的手不由得捏紧了口袋里的钱。在一堆青菜的小摊前,边装菜边感叹,就这几个人还会有小偷?卖菜的是一挺熟悉的中年妇女,说这儿没有,这儿又没人,市场里有,小偷多死了,有7、8个,我们都认识那些人了,只要一晃悠就知道。

我说刚刚有人把钱丢了你不知道?

她也一脸的惊讶,胆子这么大?!

最近微信朋友圈里,到处都是关于防盗防撬的,每次回家,电梯口都张贴着各种关于防盗的提示。最近吓得二姐都不敢开车了,总怕背后伸出一只手,打开车门坐在她的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