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章网 > 杂文 > 生活随笔 >

春暖花开,故乡依旧

时间:2017-03-29 19:11来源:我的文章网 作者:网络 点击:

为自己的梦想付出所有的时间、金钱、精力和命运,我错过了多少,失去了多少,我都心知肚明,只是不愿意提及,只是不愿意回想,不愿意让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感受着失败、死亡、威胁与绝望。我默默地祈祷上天,祈祷上天赋予我的智慧、斗志以及其他能够新生的不竭动力。上苍说:“给予每一个人公平。”我不止一次的怀疑这句话所给予的正确与误导,如今仍没有想明白!即便他所说的是正确的,谁又能够接受这样残酷的事实。梦幻般的童话,用于属于童年的小孩子。然而又有几个小孩子有着童年,仅仅是在年龄的外衣下罢了。

我要遮掩我肮脏又虚伪的躯体,为在这个世界上苟延残喘。这种疯狗般的癫狂,足够真实、勇气与坦然,却博得世人的鄙夷和唾骂。正如肮脏而又虚伪的躯体,总是存在于臭水沟里,任由其更加肮脏的腐烂下去。正如灵魂,只有去腐烂、堕落,才能够不断地坚强。这种逻辑的混乱,在实现梦想的途中,如果不择手段,就杀神以成功。这样残酷的、没有逻辑的言论,拜谁所赐?

很久之前,我还会去思考和探寻问题的答案,可现在,我不去做。我知道沉默背后的徒劳,也知道自己没有那份勇气、毅力,更不能有时间、精力。仅仅吟风弄月,倘或熟透的“杨柳岸,晓风残月”。那也只是柳永的爱情,一份执着的别离罢了。

书读多了,没有成为自己的骨肉血液,便全都是废品。福尔摩斯关于大脑的论述,也正是此理。每当我(或是别人)明白此理,也终究是失败或遭遇挫折之后的痛悟。哈哈哈,真想喝下一大碗酒,但又怕醉死在污垢的路途。没有人管,只有唾弃和辱骂,与其如此,还是不要去做。任由胆小和虚伪充斥着梦想已死的生物。

谁又想象的到?包括我在内。在开始时我想写写家乡的风景,工作地方的风景。但动笔的时候,又是如此的跑题。也就跑题吧,大凡物所鸣者,是心中所遽想。

我从不去抛弃,自己最愚蠢的行为——去写,写一段又一段早已落伍的腐朽的文字。无论是小说、散文,还是诗词,都也只是我百年之后的殉葬品。也还幸运,我平凡、懦弱、可笑、肮脏的一生,也有一份并不像样的陪葬品。不管是盗窃,还是自掘,都也是我,是我自己所拥有的——别人不愿意抢,也抢不走的糟粕。

阳光升起很久很久,大地很暖和很暖和。我不该有任何的抱怨和失落,在这好天气好世界里。然而我的心,我的思想,为什么会如此疼痛,如此落寞,如此胡思乱想?

一切的根由,之音为我的梦想死掉了?还是我没有能力实现我的梦想?更可怕的是我根本就没有梦想?因为我的懦弱、胆怯和无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