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章网 > 杂文 > 生活随笔 >

小时候的故事-筒子楼的记忆

时间:2017-03-29 12:15来源:我的文章网 作者:网络 点击:

小的时候,家里闹蟑螂,爸爸洒了许多杀虫药,然后借了一套房子,我们搬出去过渡。

那是在一栋筒子楼里。长长的楼道,有四个楼洞,楼道内是通的,那么幽长,每层楼只有几盏昏黄的灯泡,透着微弱的灯光,白天黑夜的亮着。每户人家都没有卫生间,楼道里有公共厕所,每层都有,在楼道的中间,男女厕分开,门是锁着的,每家都有钥匙,用的时候自己开,用完锁起来。于是特别羡慕住在厕所旁边的人家,那么方便,而我家住在最靠边的一间,每次去厕所,都要通过那么长的楼道,晚上就更恐怖。尤其看过电影《画皮》之后,我就不敢去厕所了。有那种宽敞一些的楼道,人们会在楼道内做饭,放置一些橱柜之类的。我们住的那个筒子楼,楼道很窄,只够人们通过的,所以楼道内倒是整洁些。

我家住在四楼,住的久了,我的胆子就越发大了起来,从一楼的这个楼洞进去,溜达完整个一楼,然后从楼道尽头的另一个楼梯上到二楼,再穿行回来,顺便打量一下每户人家。那个时候,没有安全门,都是木头门,人们刷着不同颜色的门漆,有的鲜艳,有的暗沉,有的刷新了,有的斑驳了,有的挂起花布的门帘,有的门上挂着大铁锁。有的人家会虚掩着门,我也会好奇的探头去看看,有的人家则大开门户,里边通常都是老人,在做家务,或者在听收音机。

大家不相识,但是也没有敌意,没有防备心,很是友好的感觉,于是我觉得,住楼房也可以不寂寞。后来,我们搬回自己家了,于是恢复了一梯三户,大门紧闭的生活。

另一个筒子楼住户是我姑奶奶家,其实是我妈妈的姑姑家。那是一栋更加古老的筒子楼,楼体斑驳破旧。楼洞内黑洞洞的,我常常不敢进去。姑奶奶家在一楼,楼道进去左转,右手边第三个门,门上有厚门帘,为何这个样描述?因为去她家我基本是靠摸的,楼道内几乎没有亮光,黑漆漆的,直到掀起厚门帘,屋子的光线射进楼道,才能看到楼道的灰墙,脱落了许多墙皮,那么残破。楼内的邻居之间还很亲和,相熟,隔壁卖肉的大爷常常光着膀子,腆着肚子,系着大围裙,声音洪亮的进来要厕所钥匙,记得他的头也很大,脸红彤彤的,一看就是卖肉的。

后来,姑奶奶的儿子要结婚,姑奶奶就把房间腾出来给孩子住,自己搬到走廊对面原本是厨房的那间昏暗的小屋。我去找她,就顺着走廊到底,那间最窄的木门的房间便是了。

有一天,走廊里被安装了声控灯,突然的,走廊里充满了明亮,虽然也只是一盏昏黄的小灯泡,但是,第一次,可以看到整个走廊,可以不再摸摸索索。这个世界变得真实又清晰了,真实的斑驳墙皮,真实的漏过水渍的墙角,真实的肮脏的厕所一角,真实的让我更加害怕进去那个古老的筒子楼。

岁月变迁,姑奶奶已然辞世,卖肉的大爷也已经不在,他们的家已是高楼大厦,筒子楼的记忆只能在心中。谈不上美好,反而充满了市井气息,却依然难忘那份真实,见证以及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