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章网 > 语录 > 伤感语录 >

咪咪的悲剧

时间:2021-08-24 11:51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它叫咪咪,是它的小主人给起的名字。咪咪长得挺可爱,大大圆圆的脑袋,大大圆圆的眼睛,浑身的毛发乌黑发亮。要知道,咪咪捉拿耗子的功夫可是了不得的,自从进了这户人家,捉过的耗子不计其数。咪咪还发扬风格,助人为乐,常常义务地为四邻八家捉拿耗子,因此深受人们的喜爱。

一天,主人买了一张画,回家挂在客厅的墙上。画上是一只下山猛虎,目光灼灼,张着血盆大口,好像发出雷鸣般的怒吼。它四蹄腾空,以不可阻挡之势从一块巨石上一跃而过,而它那刚劲有力的尾巴则像一柄利剑,只要轻轻一扫,就能将身下的巨石拦腰劈开。咪咪无意中瞥见画上的老虎,它一愣神,似乎发现什么奥秘,又向前走了几步,昂起头,眼睛眨了几下,然后直勾勾地瞪着画面,细细端详着。过了好一阵子,它转身跑进主人的卧室,对着穿衣镜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反反复复照了又照。此时的它心花怒放,乐不可支,眼里充满得意的光彩。再也抑制不住这突如其来的惊喜,忽地翘起尾巴,学着老虎的样子,四蹄腾空,张大嘴巴,哇哇叫了起来:“哇噻”!天呐,原来我跟老虎长得如此相像,咱们百分之百有血缘关系,论辈分嘛我可能该叫它老人家太爷爷,嗯,是的,论体型也该这么叫。

咪咪早就听人说过,老虎是兽中之王,常年生活在深山野林里统领百兽,有很高的威望,有神圣的尊严,有生杀欲夺的权力。

“唉!”咪咪叹了口气,心想,自己和老虎比起来,活得太窝囊,太没劲了。吃得是残汤剩饭,还要替主人捕捉耗子,辛苦劳累不说,有时还要看主人的脸色。哼,从今以后,我可要扬眉吐气了,我要像老虎太爷那样活得潇潇洒洒,像模像样,我要拿出虎威,像老虎统治山林那样统治这个家,我是这个家理所当然的主人!咪咪暗暗发着誓。

从此咪咪就变得懒散乖张起来,整天躺着睡大觉,睡了吃,吃了睡。有时耗子从自己身边不慌不忙大摇大摆地溜过,它就闭着眼,只装没看见。它还时常挑剔饭食的好坏。一天中午吃饭时,主人丢给它一块排骨,排骨上的肉啃得差不多了,要是在往常,咪咪早就流着口水,美滋滋地衔走了。可是这次咪咪看也没看,心里说,凭什么我啃你们吃剩下的骨头?我可没那么贱!于是它纵身跳上饭桌,从菜盆里叼了一大块带了很多肉的排骨,哼着小曲离开了。主人一家三口面面相觑,一时不知怎么回事。咪咪今天怎么了?实在太放肆了,过去从来没有这样过,可能是哪根神经搭错啦?

男主人心疼这盆本该一家人尽情享受的美食硬是让咪咪糟蹋了,回头看看咪咪正津津有味地啃着排骨,心里顿时升起一股怒火,恶狠狠地骂了一句:这个该死的东西!

咪咪一听,心里挺不自在。它放下嘴里的排骨,转过脸,朝男主人狠狠地瞪了一眼,说:“你敢把我怎样?咱太爷可是威震天下的老虎,小心你的脑袋!”

咪咪变得一天比一天更嚣张了,有时当着主人的面竟然踢翻茶杯打碎碗。主人家越来越不喜欢它,可又拿它没办法。过去总是过分宠爱它,把它惯坏了,现在为了点小事只好忍气吞声,何必跟一个小畜牲一般见识呢?

可是不久以后发生的一件事实在让人不能容忍了。这天晚上,上小学三年级的小主人生病了,发起了高烧,咪咪仍旧像往常一样钻进小主人被窝里取暖。可今晚小主人有病,心里烦躁,便将咪咪推了出来。咪咪平时最讨小主人喜欢,经常陪小主人玩耍做游戏。可今晚怎么啦,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你不让我睡被窝,我偏要睡,你越是嫌我,我越是缠你,看你能拿我怎么样!于是它又一次钻进被窝,紧紧搂住小主人的脖子。小主人本来感冒鼻塞,呼吸不畅,这下被咪咪勒得透不过气来,几乎要窒息,情急之下一把拽住咪咪的尾巴将它甩到床下。咪咪勃然大怒,窜上床来,用它尖利的前爪朝小主人脸上狠狠抓了一把,小主人“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爸爸妈妈因为孩子有病,心里焦虑睡不着,突然被孩子的哭叫声吓得“腾”地从床上跳起来,随手打开灯,朝这边一看,发现孩子一脸的血,忙不迭声地问:“怎么啦,怎么啦……”

小主人疼得不知说什么好,只是哭个不停,半天才结结巴巴地说:“咪咪……咪咪……”

爸爸妈妈此时什么都明白了。爸爸火冒三丈,咬牙切齿地大骂:“这个该死的畜牲,看我今天不揍扁你!”说着从门后操起一只木棍。咪咪顿感大事不妙,忙从门缝挤了出去,夹着尾巴落荒而逃。

咪咪一口气逃了很远的路,估计主人不可能追上它了,这才放下心来喘口气。今晚这件事让它感到十分委屈和羞辱,更让它怀着无比的仇恨,它恨主人一家。不过它心里倒是明白得很,今晚要不是逃得快,肯定会遭来一顿毒打,不打死才怪呢。可自己势单力薄,跟主人硬拚是要吃大亏的。这家是肯定是回不去了,我要找老虎太爷去,我要它为我报仇雪恨,它一定能征服主人全家,到那时我可就是这个家最高的统治者了。可是我太爷现在在哪里,我怎么才能找到它呢?

咪咪正在犯愁的时候,头顶的树上有一只猫头鹰说话了:“喂,猫大哥,深更半夜的出来溜达,干嘛不在家里躺着睡大觉啊?”

“哎,别提了,我被主人赶了出来,要不是急中生智想出个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说不定今晚非让主人给揍扁不可。”咪咪懊恼地说。

猫头鹰假装同情,阴阳怪气地说:“那你活得太窝囊了,这件事搁在谁身上,都咽不下这口气。此仇不报,以后你还有何脸面在我们猫类家族里混!”

“唉!”咪咪叹口气说,“你说的何尝不是?可是单凭我个人的力量怎能斗得过一家子人?我那老虎太爷倒是有能耐,可我到哪去找它呢?”

猫头鹰沉思一会儿,说:“这个倒不难。老虎整天生活在深山野林里,我经常能见到它。这样吧,我在上面飞,给你指路,你在下面朝着我飞的方向走,也许天亮就到了。”

于是,咪咪按着猫头鹰指的方向来到深山野林里。早晨的山林光线昏暗,雾气浓重,山风刮得呜呜作响。咪咪不禁打了个寒颤。山林里的鸟雀首先发现了它,它们蹲在树梢上叽叽喳喳,七嘴八舌地猜测着、议论着这个不速之客。

咪咪趴在一棵大树的下面,半闭着眼,一面休息养神,一面琢磨着见了老虎太爷怎么跟它说,才能博得它的信任并得到它的鼎力相助。

这时,过来一只山羊,山羊捋着胡须在老远地方眯着眼打量着它,过了好一会儿才疑惑不解地问:“请问你是谁,从哪里来?”

咪咪说:“我是来找老虎太爷的,你能不能帮下忙,帮我找到老虎太爷,好吗?”

“我的妈呀!”山羊一听老虎二字,吓得脸色煞白,浑身抖得像筛糠似的,慌不择路地逃走了。

咪咪心里一阵暗喜:瞧,我一提太爷的名字,山羊就吓得屁滚尿流,跟没魂似的,想必我太爷有多高的威望!今后就凭老虎是我太爷,有谁敢瞧不起我?有谁敢欺负我?那我今后岂不是可以在山林里作威作福、为所欲为了!想到这,咪咪精神为之一振,早就把昨晚的委屈羞辱以及一路上的劳累困乏全都忘了。

正在这时,半山腰里忽地刮起一阵阴冷的风,夹杂着其它的声音在山谷中咆哮着,回荡着。树上的枯叶簌簌的抖落下来,鸟雀们“哗”的一下飞散了。咪咪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它抬起头向声音发出的方向一瞥,“我的妈呀!”咪咪大惊失色:一只下山的猛虎威风凛凛地站在一块巨石上,正朝它这边张望呢。咪咪吓得腿一软,打了一个哆嗦,禁不住撒了一股子骚尿,“噗”地趴在地上,像捣蒜似的磕着响头,战战兢兢地哀求道:“老虎太爷,请你饶命……饶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