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章网 > 语录 > 经典语录 >

《麦兜故事》经典语录

时间:2017-02-27 14:56来源:我的文章网 作者:网络 点击:

  《麦兜故事》经典台词:

  麦兜:麻烦你,鱼丸粗面

  校长:莫有粗面

  麦兜:是吗?来碗鱼丸河粉吧

  校长:莫有鱼丸

  麦兜:是吗?要牛肚粗面吧

  校长:莫有粗面

  麦兜:呃,那要鱼丸油面吧

  校长:莫有鱼丸

  麦兜:怎么什么都没有啊?那要墨鱼丸粗面

  校长:莫有粗面

  麦兜:又卖完了?麻烦你来碗鱼丸米线

  校长:莫有鱼丸

  旁:麦兜啊,他们的鱼丸跟粗面卖光了,就是所有跟鱼丸和粗面的配搭都没了

  麦兜:噢~~!没有那些搭配啊……麻烦你只要鱼丸吧

  校长:莫有鱼丸

  麦兜:那粗面呢?

  校长:莫有粗面

  ………………

  我的志愿是做一个校长,每天收集了学生的学费之后就去吃火锅,今天吃麻辣火锅,明天吃酸菜鱼火锅,后天吃猪骨头火锅,承老师直夸我:麦兜你终于找到生命的真谛了!

  麦兜: 阿Mei啊,当那些社会栋梁需不需要穿裤子?

  阿Mei:当然要了,哪有社会栋梁不穿裤子的?

  麦兜: 啊~~惨了!我只有一条游泳裤。

  阿Mei:那你就当救生员吧,救生员也是社会栋梁。

  麦兜: 也是吗?但是我很怕死哦!阿Mei啊,如果有些时候那些社会栋梁想臭臭,那他们会不会脱裤子啊?

  阿Mei:当然会啊!

  麦兜: 哦~~那就好!我可以当一个想臭臭的社会栋梁!

  阿Mei:人家叫你当社会栋梁,你想臭臭干嘛?

  麦兜: 我问问嘛~那如果社会栋梁真的想臭臭那还算不算是社会栋梁了呢?

  阿Mei:也算是吧!

  麦兜: 那还差不多~~如果那个社会栋梁出的太饱,打嗝,放屁,他还算不算社会栋梁啊?

  阿Mei:算是吧?!

  麦兜: 如果那个社会栋梁长口疮,长痘痘,吃的太饱,长香港脚,那他还算不算社会栋梁啊?

  阿Mei:你哪来这么多问题啊?

  阿Mei:麦兜:哦~~~我怕我长大了做不了社会栋梁啊!

  阿Mei:怕什么?你长大了好好读书,就一定能做社会栋梁了啊!

  麦兜: 好好读书?!好好读书是不是就不会想臭臭了呢?

  麦兜经典语录:

  大难不死,必有锅粥。

  臀结就是力量。

  猪还有一猪兜。

  肉不琢,不成饼。

  天有不测之风云,人有霎时之蛋挞。

  闻鸡起筷!

  拿着包子,我忽然明白,原来有些东西,没有就是没有,不行就是不行,没有鱼丸,没有粗面,没去马尔代夫,没奖牌,没有张保仔宝藏,而张保仔,也没有吃过那个包子。原来愚蠢,并不那么好笑,愚蠢会失败,会失望。失望,并不那么好笑。胖,也不一定好笑。胖,不一定有力气。有力气,也不一定行。拿着包子,我忽然想到,长大了,到我要面对这个硬绷绷未必可以做梦未必那么好笑的世界的时候,我会怎么样呢?

  妈妈悄悄地把剩下的火鸡扔了,那已经是火鸡解冻后差不多半年的事了,我的美梦和恶梦也同时结束了。后来我才知道,一只火鸡从由孵出来到被宰掉,也不过是几个月之间的事。就是说,火鸡死了以后,跟我们在一起的日子,比它的一生还要长。我还发现,火鸡的味道,在将要吃和吃第一口之间,已经是最高峰了,后来,只是开始吃了也就吃下去了。我没有哲学家的头脑,不知道这两件事,应该悟出什么道理。可是这些想法,在我长大以后。在一些跟圣诞节无关的日子里,无缘无故的在我脑子里出现过两次。一次,是在我的婚宴上,一次,是在我妈妈火化的那天,那天,我看着天空几缕灰色的烟,忽然闻到火鸡又浓又谈的气味儿,我很后悔,要妈妈扔了那几块火鸡。

  至于我抖脚这回事,我也不知该如何解释。当我不太想走动,但又不想定在那儿时,我就会抖脚。就像蹲着那样,不想坐在那儿,但又不想呆站着,有的人就会蹲着。因为体形问题,我没试过一边蹲着一边抖脚,妈妈说,光是想想都要我的命。

  但是,尽管在无风的日子,树上的叶子,地下的果子 枯叶、花瓣… 蝴蝶翅膀上一粒粒阳光、一粒粒影子,大家都抖着,抖着抖着… 像跳舞般,看见人家在抖,我也抖。

  有事情是要说出来的,不要等着对方去领悟,因为对方不是你,不知道你想要什么,等到最后只能是伤心和失望,尤其是感情。

  其实我也不知道什么叫感动,只是心里一直翻腾着,有一点想哭,很难受,又很开心。

  你不尊重我,我尊重你,你还不尊重我,我依旧尊重你。你再不尊重我,我就废了你。

  我要一个橙你给了我一个果园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猪猪肉肉。

  这个世界再坏也总是有让人开怀的时候。

  火鸡的味道,在将要吃和吃第一口之间,已经是最高峰了。

  我最喜欢吃鸡,我妈妈最喜欢吃鸡,我最喜欢和我最喜欢的妈妈一起吃妈妈跟我最喜欢的快快鸡。

  这世界上还有很多事情,我弄不明白,但我不害怕。我想,有天我念完幼稚园,升小学,上中学,再念大学,当我大学毕业的时候,我知道我会明白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