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章网 > 语句 > 爱情语句 >

如果她回来了,故事还可以继续吗?

时间:2020-06-28 09:37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1
  
  嘉文回上海的时候,刻意瞒着徐立。
  
  她不知道这两年,他过得好不好,而她也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纠葛。尽管如此,在飞机降落的那一刻,她仍然想起了和他有关的过往。
  
  她的心若是一面墙,徐立就是生生不息的藤蔓,至死方休。
  
  2
  
  两年前,22岁的嘉文跟徐立是一对恋人。
  
  大学刚毕业,两人在朝霞路的弄堂里租了间简陋的一居室,好在房租便宜,还有嘉文喜欢的飘窗。她是学室内设计的,在飘窗上打造了一个小小的世界,闲暇时跟徐立窝在飘窗上喝茶看电影。
  
  那时正值热恋,哪怕每天要坐一个半小时的地铁去上班,两人也乐不思蜀。徐立长得眉清目秀,说话也风趣,嘉文有一张类似于苍井优的初恋脸。
  
  徐立业余爱好是摄影,可那时候他们很穷,连一台单反都买不起,他就用手机给嘉文拍照。
  
  嘉文一直有在微博记录生活片段的习惯。
  
  某天,嘉文随便挑了一组发在了微博上,过了半个月,那条微博竟被大v转发,嘉文一夜之间涨了快一万的粉丝,就连从前无人问津的博文都被人翻出来点赞,转发。
  
  留言清一色都是:太甜了,羡慕,喜欢他们家的装修之类的。
  
  其实,这不是他们的家,甚至也只有飘窗这个地方看得过去。
  
  嘉文欢欢喜喜地告诉徐立,两人看评论看了一个晚上,嘉文的心里,仿佛有什么在蠢蠢欲动。
  
  第二天,她又发了一组照片,配了一些跟徐立的日常对话,然后守着微博看评论,看着点赞数上升。
  
  关注的粉丝越来越多,嘉文越来越有动力,每天拉着徐立拍照,然后精心编辑一些小段子,发到微博。
  
  渐渐的,还有一家公司来咨询,说要包装她跟徐立,让他们成为网红情侣。
  
  嘉文激动尖叫,可是徐立却兴致索然,他说哪能这么容易就当网红,不如踏踏实实工作,多想想以后。
  
  嘉文却说,“在上海好好工作,十年都买不起房。”
  
  徐立说:“又不一定要买房,在上海买不起房的人多了去了。”
  
  嘉文说不出话来。
  
  3
  
  粉丝依然在上涨,嘉文一有空就逼着徐立拍照。
  
  生活里的小段子发完了,她就自己瞎编,每次看着粉丝评论“神仙男友”的时候,心里都像开了花。
  
  嘉文一直在尝试说服徐立,但他对这个却很抵触。
  
  矛盾是,嘉文瞒着徐立偷偷辞去了工作,她打算好好准备,迎接她的网红生涯。徐立知道她辞职后,也没说什么,依然有空就给她拍照,粉丝持续上涨,很快就到了8万。
  
  之前咨询的那家公司又来问了。但是对方的公司在北京,要求她跟徐立一起去北京,配合他们包装。
  
  嘉文满怀期待,但徐立死活不答应。他们才毕业没多久,而他现在的工作也做得很顺心。如果去了北京,还是一无所有呢?
  
  嘉文说,“不去试试怎么知道呢?别人未必有这个机会呢。”
  
  徐立低头不语。
  
  嘉文知道他這个人执拗,继续说服她,同时仍在微博营业,虽然到现在,她除了满足虚荣心,一分钱也没赚到,但依然趋之若鹜。
  
  微博上一片美好甜蜜,现实里两人之间却变了,她让徐立拍照的时候,他开始随意敷衍,而嘉文也嫌弃徐立不上进。
  
  矛盾就是这样累积下来的,原本亲密无间的两个人之间,仿佛横亘着千山万水,最终嘉文撂下话,要么一起去北京,要么就分手。
  
  徐立依然没说话,最后,嘉文去了北京。
  
  4
  
  嘉文去北京后,后悔了。
  
  因为对方要的是网红情侣,而她只有一个人,所以签约包装的事情自然完了。嘉文也不死心,仍在微博上发自己的生活照,粉丝问起徐立,她就假装没看到。她想,谁说一定要做情侣网红,她一个人也要试试。
  
  然而,嘉文很快就梦醒了。
  
  北京太大,人太多,想红的人都能排到八达岭,而她没了徐立什么亮点也没有了。微博因为很久没有徐立的身影,粉丝渐渐发现端倪,粉丝停留在10万,点赞和评论越来越少。
  
  嘉文发了最后一条微博,说跟徐立分手了,以后这个微博不再更新。
  
  只有数十条评论表示可惜之外,什么都没有了,嘉文把微博从第一条看到最后一条,忽然泪流满面。
  
  最初的最初,她跟徐立多好啊,虽然没人留言点赞,但甜蜜是实实在在的。
  
  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嘉文不想这样灰溜溜地回上海,在北京找了份工作,租了间半地下室的房子,连阳光都照不进来。
  
  此时,她多想念那个自己一手打造的飘窗,多想念……徐立。
  
  出于自尊心,她离开后一次也没有联系过他。
  
  嘉文在北京呆了两年,终于还是放弃了网红梦,选择回上海,毕竟这里有同学有朋友,离家也更近。
  
  回上海这件事,她谁也没告诉,默默地在上海找了份工作,她决定好好做设计。不是没想过去找徐立,但在去北京的时候,她删除了他一切的联系方式,虽然她记得他的手机号码,却没有勇气去打。
  
  但只要有关联的人,永远不会真的失去联络。
  
  在嘉文回到上海第三个月,在地铁里偶遇了老同学,自然而然地提到了徐立。
  
  嘉文的心略略一沉,老同学一脸可惜:“还以为你们会是班里唯一一对结婚的小情侣呢。”
  
  嘉文的心,仿佛有旧时的风吹过,回忆一幕幕往脑海里钻,她渐渐红了眼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