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章网 > 文章 > 亲情文章 >

老爸的“老爷三轮脚踏车”

时间:2017-04-10 09:22来源:我的文章网 作者:佚名 点击:

早在五十年代,老爸已经是有车阶级了,用了所有的储蓄,拥有了一辆二手的“老爷(古旧)的三轮脚踏车“。走廊外那辆老爷牌(巧合)的三轮脚踏车已经三十多岁了。这种三轮车是两个车轮在前部左右而车厢在中间,司机却是在三轮车的后部。经居所历次搬迁,它一直在我们身边,尽管它已经锈迹斑斑,只要轻轻一动铁锈即簌簌下落。每到年底要大扫除时,总是与家人商量,要不要把它卖了。但最终都是对三轮车充满了不舍,不要卖,希望收藏百年,多美好的生活回忆呀。

五十年代,一辆二手的三轮脚踏车、对于普通家庭来说,就如一件极为昂贵的奢侈品。但是当时父亲为了生活,为了养活一家大小,只好用尽了所有的储蓄,好不容易凑够买车的钱。曾经听老爸说,刚开始做买卖杂货时,是用一枝棍子左右挑着两个大木箱,里面装着所有的货物,沿街叫卖。可是由於物品太重,所以活动范围不广。自从有了三轮脚踏车后,可以到达的地方较多,生意量也比较好。这样的生活方式,不知道挨了多少的岁月,流了多少的血汗,才能把我们兄弟姐妹抚养成人。

到了六十年代,我们从坡底的大杂院搬到 建屋局租赁的组屋。由於组屋区的商店已经林立,杂货这门生意也渐渐无人问津了,老爸只有转卖燕窝水,每天踏着三轮脚踏车,往商业区兜售。

有一回我正在帮助父亲做生意,让父亲回家小憩片刻,忽然间,天空突然乌云满布,括起强风,就要下大雨了,由於一时恐慌,立即推动三轮车,想离开现场。怎知由於自己个子较矮小而力气不足,当三轮车正要下小斜坡时,车上的大雨伞被狂风一扫,整辆三轮车忽然倒翻,车上的冰块、玻璃杯及鈻桶全部倒落满地,三轮车一边也凹了洞,弄得狼狈不堪。虽然过后老爸并没有责怪我,但是相信在他心中总是不好过。

这只不过是一个小插曲而已。记得又有一晚,当我们在街边做生意时,忽然来了两班私会党徒,一组乘着一辆小汽车,一组乘着两辆史古打,各载有一人。在我们不到几尺的距离停下车,当时老父还以为顾客上门,正想趋前招呼。却只听到两组人马,各报帮派号码,接着口操三字经,手挥巴冷刀及长棍,互相攻打,并以三轮车上的铝桶及玻璃杯当为武器,一霎那间,刀光剑影,打斗呼喊及铝桶玻璃杯的声音响彻云霄。我们被这一幕吓得脸青唇白,立即跑进附近的杂货店躲避。等到两组人扬长而去,才敢出来收恰残局。可谓损失残重,老爸有气无力的推着损坏不堪的三轮车悻悻然缓缓离去。

到了七十年代,由於我和哥哥已经有了工作,再也没有时间帮忙老爸。但是老爸还没有退休,仍然用三轮车做他的生意,只是选择售卖饼干。据他说,一个人容易操作,压力较小,不需要为存货而烦恼,工作时间也较短。既然如此,我们都尊重他的选择。

只是有好几次,当我驾着自己的二手汽车经过他的三轮车时,心中总是有一股难以形容的感觉。回想起当初是和老爸一起推动三轮车寻找生活,如今自己却驾着汽车,而老爸仍然使用那辆老爷三轮车。虽然每次驾车经过老爸的身边,总会停下车跟老爸打个招呼,通常他也会微笑回应。相伩在老爸的心中,是真正的快乐的,最低限度 看到自己的孩子不需要再与三轮车为伍,而是与汽车扯上关系了。

老爸终於在弟弟海外留学归来后,正式宣告退休,从此不再用那辆老爷三轮车了。偶而还会为三轮车盖上塑胶布,以免三轮车被日晒雨淋。

又一年即将过去。走廊上的旧物越来越多,空间越来越窄。为了环保问题,老爸终於痛下决心与他的三轮车告别,把三轮车送到销毁处。

您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