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章网 > 文章 > 亲情文章 >

母亲与麻将

时间:2017-04-07 10:03来源:我的文章网 作者:佚名 点击:

母亲这两年不知什么时候学会了打麻将

有句话说,臭棋瘾大。这话用到母亲身上,极其适合。

母亲的麻将玩得实在不敢恭维,或许是年龄大了,头脑不好使,眼睛不好用,什么花样的牌在母亲手上都出现过,大相公,小相公,花牌,麻胡……五花八门。

有次回家,不见母亲,弟弟说,她在上面那家的茶铺打麻将去了。闲着没事,于是我去了茶铺。母亲正在专心致志地看着桌上的牌,根本没察觉到我来了。我悄悄地站在母亲后面,一看她的牌,不对劲呀,我一数,竟是十五张牌,三条、四条、五条、八条、九条、二筒、七筒各一对,还有单个幺鸡,七对半,大相公呢。我正想提醒她,想不到她摸了一张幺鸡,说:“自摸。小七对。”我还来不及制止,她已经把牌倒下了。她的下家眼睛尖得厉害,一眼就看出来了:“你的牌怎么多了两张,你数数,八对了,哈,得赔我们满的。”结果,母亲通赔。那天,我看了一个小时母亲打牌,帮她在一旁指点,连续胡了好几把,让她把上半场的损失赢了回来。母亲眉开眼笑说,幸好你来了,要不然我可会输惨。

母亲打牌很讲究,打牌前需要看日历上的哪个方位是吉向,或者这天适不适合打牌。如果赢了钱,她就说,日历上的东西确实准呢。如果输了,她就会疑惑,不可能吧?明明这个日子可以打牌,明明说这个方位是吉向呢。

母亲哪里知道,她这种级别打牌,当然是小偷进书房——输。

母亲打牌怕输,但越怕越输,越输越想赢,输的次数就越来越多。每次高高兴兴地去,大多时灰溜溜地回来,甚至有时候嘴巴嘟起边走边骂,骂自己手霉,拿不到好牌;骂别人会射庄,使得她碰不了牌,下不了叫。母亲,俨然像一个没成熟的孩子。

母亲虽然当时输钱的心情不好受,但这丝毫不影响母亲的兴致,第二天照样呼朋唤友吆喝着大家陪她玩。弟弟说,周围的人大多不乐意和母亲打麻将,说她牌风不好,动不动爱发脾气,是赢得起输不起的人。但母亲每次都替自己辩解,说她一向很规矩很文明,从没有像他们所说的那样。

母亲是个很简单的人,所有的喜怒哀乐都会在脸面上表现出来,从不会藏着捏着。不像深沉的父亲,输赢好像根本不当回事,一个样,无论何时见到他都是笑呵呵的,哼着小曲回家。

其实,母亲玩的是小牌,二十元一餐。就是打几个小时,无论怎样输,都只限定在二十元之内。一般母亲也只是输几元,很少输到光脚板。即使这样,母亲也是一样的心疼。我有时劝母亲想开一点,二十元叫三个人陪着玩一下午,多划算的事。并且告诉母亲,我们每次给她一大把零钱,就是让她去玩麻将,即使输了也无所谓。二十元,只相当于我们点一炮。可母亲就是听不进去,涨红着脸说,凭什么总是叫我输嘛。

也许,母亲以前过了太多的苦日子穷日子,自然把钱看得紧了一些。但她完全不必这样,因为每个月她和父亲不仅有社保,我们几姊妹也都要拿钱给他们,在经济方面是不成问题的。母亲可能是勤俭节约惯了,牌桌上几块钱的输赢都让她情绪化。无论儿女们怎样劝说,叫她在牌桌上尽量少说话,少发脾气,做个谦谦君子。母亲听归听,可她一上牌桌依然我行我素,真让我们无可奈何,苦笑不得。

但母亲,除了打牌,村里人对她的印象还是极好的。母亲热情好客,到了中午的时候谁路过家门口,总是拉人家进来吃饭。母亲心地善良,亲戚朋友中哪家有什么难事,她帮忙跑得比谁都快,非常舍得拿出自己的钱财和衣物资助,这一点,母亲蛮大方。

每逢过年过节,母亲见我们打麻将,心里也是痒痒的。于是,她央求着孙儿孙女一群小孩子陪她玩。自然,还是母亲输。但她,输得痛快,因为,她是有备而来,明知会输,只想玩个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