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章网 > 文章 > 亲情文章 >

母爱的阳光

时间:2017-04-07 10:02来源:我的文章网 作者:佚名 点击:

十几年前的一天,正在上班的我,被身旁一位同事的叫声吓到,原来,他赫然发现我右鬓一根长且扎眼的白发,同时露出了惊讶之色,使周围别的同事都围将过来。我镇静地告诉他们说,不用大惊小怪,那白发不是一根,至少在四根以上,长长短短的,该有一小撮,且长在同一地带,那自小就有的。

小时候我性格内向,有事没事都不太吭声,喜欢自个儿在心里想事情。4岁那年的一个夜晚,我静悄悄地呆在上房竹帘后边等母亲,我总怕她忽然走了,此时妈妈正端着一锅开水从厦房往门里走,因为天黑,热锅碰在竹帘上,溅出的水花正好落在我的头部右侧,这里后来就长出白发,不多不少,恰好四根,妈妈心疼极了,而那白发渐渐也超过了四根。多年来,每每说起此事,母亲一直对此十分负疚,常觉自己当年太粗心而对不住女儿,这话题令我陷入回忆。

记得儿时,妈妈常对院里邻居说,她常常叫不应我,我总让她着急。其实,我感觉那时的自己,是生长在一个相对隔离的世界里,那是惟有自己可以感受着的一个世界,那时的我是烦被打搅的。沉醉在想象中的我是漫不经心的。由于沉在其中时是那么快乐,所以常常不喜欢被别人打断。为了不被人打扰我自己的这种想象的快乐,我总不由自主地要远远地躲开大人,那种不专心和不集中是自己无法克服的毛病,似乎是与生俱来的。然而,到了黄昏时,我却莫名其妙地害怕,我听得到静寂里的钟摆声和自己的心跳声,会想起白天玩时看到的黑乎乎防空洞,看得见奇幻的影子;不知为什么,梦里总会梦到妈妈到部队上去探望父亲时没有带上我。小时候感觉母亲在乡下的娘家很远,有一次,老家有事,她一个人请假回去探亲,她回来那天是黄昏,当时我拿了一个空木盆,给里面盛一小窝儿水,学着大人泼水的样子来到大门口,街道上扬起的尘土卷起了斑驳地铺了一地的梧桐树叶,像大蝴蝶一样在天空中飞舞,忽然发现妈妈正向我走来,我站那里直直地望着,等她走进了,我揉揉眼睛一看,果真是妈妈,一周没见妈妈的我此时却激动地转身跑开了,一路喊着告诉大家:“我妈回来了!我妈回来了!”

其实,妈妈也总是说说而已,她后来没去部队上探过父亲一次,不知是因我闹着要跟还是因她一直走不开,反正她一直没离开过我,因为我从来没离开过妈妈,那时,我害怕一个人在屋子里待着,害怕看到习武的三叔那张从来不笑的脸,平日里,我给妈妈使小性儿全是无声的,也就只有妈妈知道,别人是没感觉的,也只有我能感觉到妈妈照在我身上的阳光有多温暖。我害怕大人们喝酒的声音越来越大,总之一刻不见我妈我就跑出去找,那次就撞在了手端开水的妈妈怀里,洒出的开水烫坏了我头上的一小块皮。后来不久,大概在我5岁多的时候,母亲患上肾炎,就把我送到了乡下的外婆家寄养了一段时间,还记得,送我去外婆家的第二天,清早我还睡着,妈妈悄悄离开了我了,把我留给外婆,她回西安一边治病一边上班,直到她恢复了健康。

伴随有妈妈的回忆总是温馨的。那时,妈妈有一根很粗很长的辫子,梳在后面很像铁梅,我和妹妹倚在妈妈身旁时总喜欢抢着摸它。后来,妈妈为了干活利落,走进理发店很干脆地把那根大辫子给减掉了,我一下子就给哭了,我以为妈妈的头会疼的,哭着问:“妈,你疼不?”同时冲着理发员大喊:“你赔我妈的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