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章网 > 文章 > 经典文章 >

腌雪

时间:2021-05-12 14:06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雪能腌吗?有人为了留住眼前这份美好,在天地俱寒时,忙着腌雪。

清代顾仲在《养小录》里说:“腊雪贮缸,一层雪,一层盐,盖好。入夏,取水一杓(勺)煮鲜肉,不用生水及盐酱,肉味如暴腌,肉色红可爱,数日不败。此水用制他馔,及合酱,俱大妙。”

在古人眼里,不但雪能腌,腌过的雪还能做菜。

腌雪,实际上是在雪中放盐,再贮存于缸中,就像腌菜。

秋冬时,肥硕的高秆叶菜大量上市,菜茎玉白,菜叶碧绿,水嫩新鲜,叶茎间似有潺潺流水,一时吃不掉,就用盐腌起来。

古人见天降瑞雪,晶莹可爱,也一层雪,一层盐,像腌菜那样腌雪。腊雪,《本草拾遗》说:“味甘,冷,无毒。”将其瓶装密封后,放在阴凉处,数十年不会坏。

腌过的菜晒干后,变成咸菜,切成细末,可配清粥,亦可佐酒。

腌过的雪会怎样?盐入雪后,雪便化了,就像冬天大雪封路时撒盐除雪。雪化了,一缸雪,变成半缸水,半缸居家过日子的烧菜卤水。

古人除了扫雪烹茶,还将雪腌起来,做成卤水,留待日后,炒菜烹肉,取雪之冰清玉洁。这种方法既高妙,又不失情调。

腌雪是文人雅事,还有人异想天开,想腌其他东西。

我的好友、诗人陈老大,有一天神秘兮兮地对我说,他想腌诗。

陈老大说,年轻时写的句子,每一个字都活泼水嫩,现在写不出了,他想把它们腌起来,贮存于一本书中。那本书就像一口缸。等到日后,自己老了,老眼昏花,坐在屋檐下晒太阳,就能从这缸里,每天取一点,自己品味。

陈老大写过很多诗,在他眼中,那些诗都是腊雪,腌起来,待到老时,可拿来做精神的调料。

陈老大的诗,值不值得腌?这就像古人腌雪,客随主便。腌着保存的诗,好不好?反正在自己的缸中,暂且让他癫狂一回,自己觉得好,便好。

心情能不能腌?遇到吟诗觅佳句、登山见日出、久别逢故友等高兴事,就把它贮藏起来。遇着连日阴雨、丢钱破财、小人诋毁等,心情不好时,就像取腌过的雪那样,取一勺,为自己煲一瓦罐暖汤。

交情能不能腌?就像我和陈老大,喝酒、行吟,这么多年,好朋友从不跟对方借钱。有一年,我俩去浙江爬山,遇雨,我冻得直哆嗦,陈老大在小旅馆里,把他的背心给我穿,说自己爬山时嫌热。对这些旅途中的温馨场景,我学古人腌雪那样,往里撒点盐,封存在内心的缸里收藏。朋友之间的情,不仅是酒,有时还是影响彼此生活的调料。

陈老大摇头晃脑,模仿古人:“及老,取一勺诗煮鲜肉,不用鸡汤及味精,肉味如暴腌,色香俱佳,数日心情不败。此诗用制其他清蔬,及合酱。我开一爿小酒店,你约,还是不约?”

不管约不约,趁着心情,将有些自认为美好的东西,封存,收藏,等到春暖花开,做一桌好菜。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