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章网 > 文章 > 爱情文章 >

不离不弃的最美爱情

时间:2020-11-18 09:1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生活像一杯白开水,两个人相守相依到老的日子才甜。老伴,见过你年轻时青春靓丽,也见证你日渐沧桑的容颜,却仍然把你当宝,捧在手心。尽管嘴上不说,还是谁也离不开谁。
  
  “我和老头子结婚这么多年,经历了种种风雨,我身体一直不好,他这辈子一直在为我忙忙碌碌,难为他了。”说着说着,张梅英眼角泛起泪光,常年被疾病缠身的她,在丈夫袁伯淦无微不至的照顾下,身体日渐好转。面对命运的残酷,面对生活的磨难,他们用爱撑起了希望与美好。
  
  当初的承诺,一辈子兑现
  
  去采访老夫妻俩这天,恰好是张梅英87岁的生日,吴门桥街道解放社区提前准备好了蛋糕鲜花以表祝福。结婚六十多年来,袁伯淦始终信守当年的承诺,一辈子照顾爱护她。
  
  夫妻俩同龄,年轻时,袁伯淦当过志愿军,后来与张梅英在苏州纺织工业局相识、相恋。张梅英从小生活艰苦,12岁当童工,以减轻家庭负担,工作后更是将全部工资寄回家补贴家用。原本两人打算1955年结婚,不料一天张梅英在家突然吐血,经诊断是支气管破裂,需要马上开刀,切除四根肋骨,拿掉一个肺,开刀整整16个小时。“当时,她提出不结婚了,我没答应,我承诺要照顧她一辈子,不离不弃。”袁伯淦回忆过往,至今觉得历历在目。休养两年半时间,转眼到了1958年,两人组成了家庭。袁伯淦说,之后的十年比较太平,家里先后添了三个孩子。
  
  孩子的到来,给家庭带来了喜悦,也考验着张梅英原本就虚弱的身体。袁伯淦因为在机关上班,经常出差,张梅英边工作边照顾孩子,每天很忙碌。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一次巨大的打击让张梅英整个人崩溃,患上了精神分裂症,从此与药物相伴。袁伯淦坚持对她进行心理疏导,就这样张梅英的情绪日渐安定,病情也一天天有所好转。
  
  不料,1992年,张梅英忽然出现嘴斜、手抖、讲话不清的情况,经诊断是长期药物引起的帕金森症。后来又出现骨质疏松、心脏早搏及胃肠功能衰退等病症,最严重的时候瘫痪在床。张梅英的生活再也无法自理,全靠袁伯淦日夜守护在床前,给她按时服药,喂水喂饭,帮她洗脚擦背翻身,最主要陪她聊天。而面对年幼的孩子,袁伯淦既当爹又当妈,一肩挑起了照顾孩子的重担。当时家里大部分积蓄都用来治病了,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于是他自己做衣服,做鞋帮。看着辛苦的父亲,孩子们十分懂事地早早当起了家,帮着干家务、煮饭,并多次劝说他找个保姆帮着一起照料,但总是被父亲拒绝。“照顾你妈是我这辈子的责任和义务,结婚时的承诺,我一直没忘,她的心思只有我懂,别人照顾我不放心!”
  
  后来,一位相识的医生告诉袁伯淦,有一位英国医学专家写过一篇论文,提到高压氧舱对帕金森症有治疗效果,但并无临床实践。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带张梅英去五院治疗,当年做一次高压氧舱需要105块,价格不菲,大概做了十五、六次的样子,出现奇迹了,张梅英嘴巴变正了,再配合吃了一些中药,后来做到30几次,手也慢慢不抖了。最后总共做了72次,基本上一天隔一天去做高压氧舱治疗,的确产生了惊人的效果。
  
  自学中医,当起“家庭医生”
  
  张梅英常年被多种疾病折磨,当初开刀医生曾断言她活不过50岁,可是袁伯淦不肯放弃,日复一日悉心照料,让张梅英不再卧床消沉,对于生活,她变得积极起来,身体也逐渐有了起色。
  
  袁伯淦还自学中医,当起老伴的“保健医生”。他从1992年开始钻研中医术,一方面翻阅了大量中医养生书籍,自学研究,一方面刨根问底地向医生讨教医术,害得医生一见他就头疼。慢慢地他学会了打针、挂水、推拿、针灸,还会望闻问切、开药方,并且自己琢磨出了30多个中药秘方。“比如薏仁黑米汤可以祛除湿气;2—3勺蜂蜜加一些麻油,可缓解便秘;嫩姜片浸陈醋,可治疗痔疮;黑豆炒焦浸陈醋,早晚各吃10粒,对高血压有帮助……”他坚持以食疗为主,所以家里常备各种中药材。袁伯淦说,平时有些小毛小病,他都能用中医的办法在家解决。前几天,张梅英突然喊肚子疼,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医生没法上门,袁伯淦把脉后,摸了耳朵,发现是膀胱的问题,通过按摩很快帮她缓解了疼痛。
  
  这些年,他坚持每天给张梅英按摩腿脚,针灸血道,做米字操,使用各种偏方与窍门,不仅节约了大笔医药费,也有效改善了张梅英的病情。如今张梅英已经能够自己吃饭、下床走动了,堪称奇迹。这份不离不弃的坚守,感动了左邻右舍,这也许就是对夫妻间相濡以沫最好的诠释。
  
  “这个家,有她在,才完整。我尽心尽力照顾她,而她默默无声陪伴我。”袁伯淦谈起这么多年照顾老伴的感受,他说这是爱心、耐心加上持之以恒的吃苦精神,让他坚持了下来。
  
  老年人的爱情,没有了当初的甜蜜,一生的苦乐年华,都在柴米油盐酱醋茶里,都在孩子们的牵挂中。乐观就像是生命里开出的花,在经历了希望、失望和重塑希望之后,如今他们的生活又有了盼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