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章网 > 文章 > 爱情文章 >

爱挑剔的妻子

时间:2020-11-18 09:1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如果我们对另一半过于理想化,即使对方愿意,他可能也做不到,这是我们需要去接受的现实。
 
  刚一进门,他们就吵了起来。“你总是挑剔我这样那样。”“我怎么挑剔你了,你就是做得不够……”没等小敏说完,阿亮马上就接上了:“我是动手能力不怎么样,但我愿意花钱请别人来做,为什么不行?我花得起这个钱!”“别以为你很有钱,花钱和自己做是两回事好不好?”
 
  小敏和阿亮结婚不到两年,一直冲突不断,根源主要来自小敏对阿亮的不满。我知道如果我不介入,咨询室也会变成他们的战场。于是,我让他们都先停下来,分别请他们描述一下最近争吵的事情。
 
  挑剔,是防御背后的痛苦
 
  阿亮承认自己动手能力不行,可小敏却经常因此说他做得不够。有次搬家,小敏觉得搬家公司费用高,想自己搬。阿亮觉得没必要省这个钱,又不想和小敏争吵,最后也妥协了,但搬了一整天,腰都累坏了。家电有故障了,小敏也希望阿亮动手修理。阿亮觉得又累又浪费时间,何必呢?
 
  “其实这些都还好,我最怕的就是她说我不在乎她,我真不知道怎么样才算在乎。”阿亮停了一下,继续说道,“这次吵架是因为我没给她洗内裤。其实,我平时都有帮她洗的,只不过这次她来例假了,我有点儿怕见血,所以就提议买个专门洗内衣的洗衣机。可她不同意,而且很愤怒,自己把内裤给洗了,我们就又吵架了。她的理由是觉得我不在乎她,我觉得这样是不是太作了。”
 
  小敏说:“我大姨妈来了手脚发凉,让他帮我洗内裤,可他就是不肯,还说再买个洗衣机。为什么就不能亲自动手呢?怕血是理由吗?那我生孩子的时候,怎么办?万一我生孩子大出血了,怎么辦?是不是连进都不进来看我一眼?还说是我作,根本就是他不在乎我!我觉得他变了,结婚之前,他可以一整晚不睡地帮我修电脑。现在要他做什么事,他都说出钱请别人做,我就是很讨厌这点。”
 
  既然所有的冲突都来自不满,那么,我们的工作就从不满的地方开始。我和夫妻俩约定,在咨询中去讨论对对方不满的地方,以及在婚姻中自己做得不够的地方。我问小敏:“你觉得老公应该怎么样,婚姻才可以继续下去?”小敏列举了阿亮的缺点,但在谈及自身的不足时,她没有往这部分去谈,而是一直强调阿亮的缺点必须改,否则就没办法继续这段婚姻。面对小敏的“指控”,阿亮觉得很无奈。他说自己有了很多变化,比如学会了做家务,比如以前从来不会修理电器,现在也略懂一二,虽然做得还不够理想。
 
  我留意到,无论我们怎么谈,小敏都只抓着缺点。更重要的是,她似乎有个信念:必须改掉所有的缺点,婚姻才能继续。阿亮则比较坦然地说,人都有优点和不足。恋爱时,他知道小敏个性好强做事认真,虽然有些挑剔,但他觉得自己能够包容。只是婚姻走到现在,他觉得太累了。
 
  于是,我又问小敏世界上有什么人是没有缺点的。小敏并不打算接这个话题,只是强调说阿亮必须改。小敏的回避很有可能是心理的防御,也许这是打开她内心的钥匙。但我知道,再继续围绕这个部分深入是很困难的,防御的背后是痛苦,要化解痛苦,最好的办法是绕过防御。于是,我打算和小敏谈谈她的成长历程,看看影响她婚姻的观念和认知是如何形成的。
 
  完美,是为保护悲伤的内心
 
  小敏描述了一些小时候的事情。她说父亲在她念小学时去世了,她和妈妈的关系一般,同时也提出了疑问:“这对我现在的婚姻有什么影响呢?”我说:“这正是我们去了解的目的,你可以再说说看,在爸爸去世之前,你对爸爸的印象是怎样的呢?”
 
  小敏描绘了很多小时候关于爸爸的事情。我留意到,她所描述的都是和爸爸的美好回忆。于是,我又问她爸爸有没有让她印象特别深刻的缺点。当我这么问的时候,小敏反而更加强调她爸爸的优点。这让我很好奇,因为在讲述成长经历时,她会讲到妈妈的缺点,也会表达对妈妈的不满。
 
  “如果你的爸爸还在世的话,你觉得他会给你的婚姻什么样的建议呢?”小敏显然是被我这个问题问住了。她不知道爸爸可能会给她什么样的建议,因为她距离那个真实的爸爸好像已经太远了。但显然,小敏也被勾起了一些回忆和情绪,她流下了眼泪。
 
  很多孩子在成长过程中,由于父亲的缺失,可能会虚构出一个理想化的父亲形象来代替缺席的父亲,小敏便是如此。理想化是一种心理防御机制。我们之所以会理想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为了避免体验到失望。就好比从未见过面的网友,我们把对方理想化的时候,就可以获得一份虚拟的满足。小敏把父亲理想化之后,就可以和真实的爸爸保持一定的距离了。这个距离是为了避免触及真实的爸爸已经去世的现实,也是为了避免失去爸爸后内心的那份伤痛。
 
  完美的爸爸是为了保护那颗悲伤的心,理想化的防御却给亲密关系带来了危险。她为了保护心目中父亲那个理想的形象,就不得不“制造”问题出现。比如她自己会被完美主义左右,拼命地让自己优秀,让自己辛苦,这也让她变得对他人挑剔。小敏对父亲的理想化也导致了她对丈夫的理想化幻想。阿亮尽管有缺点,但总体来说是个好丈夫,至少在小敏看来是这样的。只不过,她一直认为他可以变得更好,所以就不断地挑剔他。
 
  听到小敏这么说的时候,阿亮也表达了自己的感受。他说:“你每次挑剔我的时候,就好像我不能给你爱一样,我也很难过,好像怎么做都做不好,就觉得自己没价值。我能想到的就是多赚钱,我一直都以为你舍不得花钱。”
 
  告别,是开始成长的生活
 
  花钱让阿亮在婚姻里体验到一丝价值感,同时也让小敏对阿亮产生误会,她认为阿亮不用心。婚姻就是从这些不理解开始,出现了不满,出现了危机。
 
  “那我该怎么办呢?”小敏问。我说:“你把爸爸想得太好了,有没有可能是为了攻击你的爸爸呢?”心理咨询常常是要让来访者看到内心矛盾的地方。小敏听了也觉得理解不了:“我既然那么爱我的爸爸,都把他理想化了,为什么要攻击他呢?”“把某个人理想化就是为了攻击他而做准备的,把感情理想化是为了体验不被爱而做准备的,这就是我们潜意识的矛盾。”
 
  爸爸的去世让小敏失去了父爱,她很难过,可能也有一丝愤怒,只是这个愤怒被压抑起来了。当她把丈夫理想化之后,就不断地攻击他,攻击到最后的结果可能是离婚,这样她就可以再一次体验到一个对自己很重要的人的离去。而当这个很重要的人离去时,她就终于可以表达对失去的愤怒了。但是,对爸爸却没有办法,因为他的离去是永别。听到这儿,小敏再次流泪了。
 
  阿亮想去抱抱她,我示意他暂时不要打扰。过了一会儿,小敏说:“我好些了,我们继续吧。”阿亮说:“对不起,我没有理解到你的这些部分,我会努力变得更好的。”我对他们说:“如果你对对方有了理想化,即使是对方愿意,他可能也做不到,这是我们需要去接受的一个现实。就像你需要接受的,即使爸爸很爱你,但是,他的确是去世了。”
 
  这一阶段的咨询结束之后,小敏和阿亮相互理解了很多,他们的婚姻危机解除了。但是,小敏可能仍然需要继续一段时间的咨询,因为她对父亲去世的哀伤还没有完成,她和父亲的告别还没有结束,她的成长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