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章网 > 文章 > 爱情文章 >

以你们的爱,写一阕千年疼痛的苦情殇

时间:2017-03-31 17:00来源:我的文章网 作者:网络 点击:

推窗,清风如橘。拂过发际,拂过面颊,拂过心扉。

凝眸仰望,夜空,广袤静逸。皓月当空,莹莹如玉盘。星星两三点,稀疏挂天边。

低眉细看,窗外,白亮亮的如水月光,从清风摇曳的树叶间斜斜漏下来,掉在地上,有角有棱,显得那样苍白清冷,将地染得斑驳迷离,迷离斑驳。

举目远眺,远处,一盏昏黄的街灯,泛着一团朦胧的光晕,仿若一个柔润女子温婉的眼眸,眨动之中透着一丝苦涩,一抹哀婉,一缕幽怨的光波,显得有点孤寂,有点苍凉。有点苍凉,有点孤寂,丝丝线线,线线丝丝交织着一片迷蒙。

月凉如水,灯光迷蒙。

我丝毫读不出关于如水江南的点点温馨,滴滴浪漫。几许说不清,道不明,苦涩涩,酸楚楚的怅然滋味,刚下眉头,又上心头。有一种扯不开的恩怨在心头纠葛;有一种剪不断的悱恻在心头萦绕;有一种历尽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愁云未散轻烟又起的感觉在心头弥漫。这感觉慢慢汇聚成了点点滴滴,滴滴点点的愁怨,钻在这怅然的心怀里,有点伤感,有点疼痛,有点疼痛,又有点伤感。

此时,我能听到的,唯有我孤寂的心跳声,在日落月升间,在风吹影摇间,仿若是从延宕亘古于远方的隐隐青山上飘渺而来的一阕婉约而哀伤的词韵,那字字念,声声叹,有点空灵,有点悠远。有点悠远,又有点空灵,挟着些许丝丝缕缕隐隐淡淡的幽怨,那么哀伤,那么绵长。那么绵长,那么哀伤,宛若一颗满怀闺怨的魂魄,在阵阵清风中微微叹息,轻轻飘荡。轻轻飘荡,微微叹息,那么惆怅,那么哀怨,一如临窗思慕的佳人,将一襟幽幽情愫从水花镜月中捞起,用薄如蝉翼的轻纱柔柔浣洗的那么空洞,灵明,只剩一阕刻骨的爱,一腔铭心的念,在广袤苍茫的红尘深处飘荡,回响,那么苦涩,那么酸楚,那么酸楚,那么苦涩。

2

透过如水的月光,我仿佛看见:已近千年的沈园里,繁花似锦、草木扶疏、轩榭别致、假山耸翠、小桥玲珑、流水盈盈、曲径通幽。那个名叫唐婉的女子,在斑驳的苔痕中,从曲径深处袅袅而来。她着一袭素装,高高绾起的青丝,绾成一个美丽的发髻,发髻上簪着一枚精致的凤钗,钗柄的吊坠随着她的袅袅步履盈盈而动。如莲般高洁,如兰般清雅她,款款来到折桥上,俯身倚栏,望着桥下那波光滟潋的清波出神。清波映着两岸随风而舞的娇妍繁花,一如她婀娜曼妙的身姿般妩媚。繁花在碧水的映衬之下,红的分外妖娆,粉的更加娇嫩,白的愈显高洁。风吹,几朵残花入水。花在水上漂,水从花下过。观花,望水,满眼春色娇,万般思绪绕。面对落花流水,她发一声幽幽长叹。那长叹,充满了无奈,充满了哀怨。

她那一声长叹,惊动了在不远处的幽径上孑然踌躇,徘徊的陆游。此时,他是那么的哀伤,忧郁,苦愁,任眼前的花香芬芳,美景旖旎,也掩藏不了他心头的惆怅。他闻声抬头,惊鸿一瞥,蓦然的就看见了水中那清美的身影。袅袅的女子,在水中轻叹,洁白裙裾随风起,似一朵不胜凉风的水莲。

就在他的惊鸿一瞥里,她亦回眸,就在那一刻间,两个人的目光交在了一起,再也无法分离。时间和目光都凝固了,都觉得恍惚迷茫,不知是真是幻。彼此眼眸里溢出的,不知是怜,是怨,是情,是念?这无声的低诉,划破了彼此记忆的伤痛。昨日的欢笑和泪水,在各自的心中溅起了万朵涟漪。在这不期而遇的相逢里,时间似乎凝滞不前。只有彼此千百次的思,千百次的念,只在这一相视里,便迅速老了十年的韶光。他们的爱,此时就像是捧在掌心里的一汪清水,无论是握紧亦或松开,终究还是从手指间一滴滴流淌干净。这样决绝的爱,只能彼此追忆,无可挽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