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章网 > 文章 > 爱情文章 >

那年,喜欢的女孩

时间:2016-10-16 00:38来源:未知 作者:绝世睥睨 点击:

  “阿木,走,玩cf去,听说又出新图了,我不信我干不赢你!”

  “小样,你哪回赢了!?废菜,少在我面前说大话!”

  “说正经的,阿木,咋们这次文理科分班,好像以前隔壁班那漂亮小妞也分到咋们班勒,你可要抓住机会哟,要不是你小子是我哥们,我告诉你我早下手了------诶诶君子动口不动手啊”

  那女孩叫雨欣,说是校花也不过分,因为我在学校还没见过比她更漂亮的女生。每次课间经过我们教室的时候,我们班那些男生都会在走廊上站成一排,就差一齐说“首长辛苦了”。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也是在走廊上,当我们四目相对的时候我脸唰的一下就红了,感觉我的心脏就像泄洪的大坝,血液就是那洪水一般,大坝的闸门猛地一下打开了。我赶紧低下了头,我感觉好熟悉的脸蛋,我最喜欢的瀑布型的柔顺的头发……不敢看了,我赶紧跑了,我想大多数男生看到美女都是这种感觉吧。她在学校出名原因不仅仅是因为漂亮,而且学习好——每次考试都是排年级前几的。美女不乏帅哥追的,她没有,至少是表面上没有——她爸是校长!校长每周一讲话的时候老强调高中生不许早恋,试想有谁活腻歪了,敢往枪口上撞!?

  我在学校也是挺有名气的,不过我是作为反面教材被校长或教导处主任用来教育其他学生的。上网、逃课,偶尔打打架,之前一直就这么过着。被分到这个班是因为我考试抄别人的,而武阳(即小样)抄我的。我俩是铁哥们,那小子除了打架啥都不行。虽然我很坏,可我向来不耍流氓,不去招惹女生的,我是独生子女,从小一个人长大,习惯了孤独,不擅言谈,尤其是在女生面前。所以我就跟小样玩的最好,他也跟我最好,每次打架他都挡在我前面,我俩可谓穿同一条裤子。

  晚上回到教室的时候我们是猫着腰进去的,因为新的班主任已经在讲堂上讲得唾沫飞溅了,看见我们溜进来她瞪了一眼后就没说什么了,因为她早就认识我,知道我的臭名了。我们的位置在中间靠后一点,并排的同桌,我们刻意弄的,并在课桌上用粉笔写上“敢动木子(我)座位者,后果自负”果然没人敢动,呵呵,我还是有点威信的嘛。等我坐定后我才发现前面坐个女生,我熟悉的背影和长发,头顶夹一个发夹,天蓝色的校服,显得格外的清新靓丽,我心提到嗓子眼了,我慌乱的掏出一本书来把头埋进书里,想她怎么就坐我前面了呢,不会这么巧吧!?死小样拿笔捅了捅我,一脸的坏笑,示意我看前面,我真恨不得立刻掐死他!

  等班主任终于说完拍屁股走人后大家就自觉地看书了,真不愧是重点班啊,这么安静。我和小样相互看了一眼,伸了伸舌头,心想还是等大家都熟悉了在说悄悄话吧。于是把《诛仙》拿出来,在小样嫉妒的眼光下得意洋洋地看起小说来。其实我一页都没翻,前面的我喜欢的女孩的发香搞得我心乱如麻,现在和她成为同学了,我该怎么和她认识呢,我这样的坏学生她会不会不搭理呢,况且我嘴又笨,唉,不想了,随它去吧。终于熬到下课铃响了,我把书往课桌里一塞正准备和小样出去透气,不料她转过头来眨巴着一双水灵的大眼睛轻轻地问我:

  “你叫陈木吧,我叫雨欣。”

  我看了她一眼,圆脸蛋,尖下巴,留着齐眉的刘海,似乎双颊绯红,柔顺的秀发披在肩上。说完话马上低下头,一副低眉顺眼,乖巧可人的模样,看来比我还紧张,那干嘛还先问我?!难道是怕我?!想着我就胆大了一些。

  “叫我木子或阿木就行了。”

  “嗯。”

  说完后就转过去了,留下满鼻的发香。这就是我们的第一次交谈。从此以后,我们渐渐开始了谈话,但每次都是她羞涩地开始和我说话,问一些奇怪的看起来很傻的问题,比如你经常逃课成绩还那么好,逃课去干什么呀,你上网玩什么呀,当初课桌上为什么要写那些字呀等等,我对她好像丧失了说谎的功能,都如实地回答她了,难道这就是喜欢一个人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