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章网 > 散文 > 优美散文 >

瑞雪

时间:2021-03-17 09:1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阴沉好久的天,终于在节气的号令中,拉开闸门,让憋闷许久的雪,乘着寒风的马车,飞冲而下。那疾驰而来的雪,前赴后继如天兵天将,很快就将原本荒凉萧瑟的大地粉砌一新,就连原本昏暗的天也被映白了。

城市里的初雪,总难落得清静,特别是好多年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鹅毛大雪。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都被这场瑞雪点燃了热情。最喧闹的当数朋友圈,各地的雪景接踵而至,不断翻新。未央宫的雪和这座城一样厚重,在飞雪中,你似乎可以看到长安城里“窗外正风雪,拥炉开酒缸”的喧嚣,也可以聆听到“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的诗意。姑苏城的雪就像一幅水墨画,白墙、黛瓦、灰檐、翘角,都在白雪的银装素裹中,入画成景,满是静谧与安详,温婉和宁静……一场瑞雪,将天南海北的人拉近了距离。最不安分的就数孩子们,即使雪再大,他们仍能玩得兴高采烈。几个放学晚归的学生,互相打着雪仗。拳头大的雪团,砸到身上,飞到头上,随着砰的一声,四散开去,只留下一个个雪印,打闹的欢笑、青春的激扬让沉闷的雪地有了生气。还有几个更小的孩子,逃过家长的监管,跑出门外,就为听那咯吱咯吱的踩雪声。落在车上、台阶前的雪,都被他们一把把地抓起,揉成一个个雪疙瘩,毫不顾忌冰雪的寒冷。这样的场景,让每一个路过的大人,都不忍心打扰。

纷纷扬扬的大雪,已经给大地盖上了白棉被,花草树木都钻了进去,躲避着严寒。雪覆在了山上,山如戴了帽子似,让“积雪浮云端”。雪站在了屋顶上,屋顶就像发酵的面团一样,肥厚不少。雪坐在了树上,原本光秃秃的树便如千朵万朵梨花开般,花满枝头。雪落在地上,整个大地都变得圆润丰硕,似“千里暮云平”。一场瑞雪,扫去了一冬的雾霾,天干净得如刚洗过,大地洁白,让人真舍不得踩一下。

在飞雪的催促声中,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就连平日拥挤不堪的街道也变得车辆稀疏起来,没了浮躁,城市里便多了份清静。街灯次第亮了起来,在昏黄的灯光中,那一片片飞雪犹如翩翩起舞的蝴蝶,温文尔雅,曼妙多姿。偶尔有几个晚归的行人,也是全副武装,包裹得只剩下一双眼睛。沿街的店铺都紧闭门窗,将风雪拒之门外。这个时间,也只有饭店、咖啡馆最聚人气。透过那朦胧的灯光,可以看到一个个模糊的身影。虽然室外风雪飘摇,室内却暖意融融。寒夜飞雪,让相聚、相谈更有氛围和情调。

雪继续在黑夜中飞扬着,那雪落的声音让人想到五谷丰登,想到围炉前的温暖,还有家的味道。是啊,每一场风雪的背后,都有一个美好的日子在等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