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章网 > 散文 > 优美散文 >

再见时,亦是再也不见时

时间:2018-10-28 11:16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一座山,阻隔不了,两两相思。一天涯,未曾断过,两两无言。日子有花也有茶,有鸟也有狗;三五老友何须多言。“因而挚爱,所以忠于”,因而欢喜,至此不愉。记忆上世纪,我爷爷娶我奶奶时,估计只用了半斗米。而我爸娶我妈时,一场电影。
 
  这个时代,为了娶你,估计也得要了我老妈半条命。家里没矿,也没万贯家财,有的还剩几亩地、几座山,与一亩七分菜园自立更生。
 
  这一世,我行遍世间所有的路,逆着光行走,只为今生能与你邂逅。为此,我寻着足迹,在属于你的字里行间,觅步今生。凭借记忆中、最深处的阑珊,大肆搜罗着只属于你我,对今生,有过不言而喻,且又信誓旦旦、踌躇满志的约定。
 
  一段爱恋,不说离别时,有过泪水的留下。一段过往,不提荒芜里,悲欢离合有过的缘聚缘散。不曾想,“再见时、亦是再也不见时。”惜别就在于,只是我们都一样,太过于渺小。
 
  青春,一去不复返,挥手做告别,扬帆远航行。别不了的,也仍旧是你,曾抛出过那根友谊的缆绳。“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对月形单望相护,只羡鸳鸯,不羡仙!”满天的云不是说一声叹息,就能相守的,放手后的微笑,也只是用来、掩盖曾疼痛的伤疤。
 
  至此终年,亦投入进自己所有心思、未能顾及身边一些能及,或有过之而无不及,“是我之失”。这么多年,也已将自己对生活、所付诸过所有热爱的忠于,也全都注入进真挚赤诚、坦荡释怀的内心最深处,就想默默地一问,您又是否还,记得,曾有过一个,这样无闻的我?
 
  宋孟君,《乡愁》: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又该是,多么深刻的领悟?
 
  唯有无尽牵念,氤氲依旧温馨的气息,方能化作欢乐的奇迹。但愿这所有世间的善良、理想和追求,都还能被得到尊重。窗外雨声淅淅沥沥,多少往事、也都已付笑谈!“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悔多情”。
 
  又到断肠回首处,然泪,也已偷偷零尽。但离别时的泪水,却也有益成为留言,而你不是说过:这些泪水,不是可以凝结成珍珠,变成永久的纪念?
 
  “沧海有泪不轻弹,除却巫山不是云”。正如:曾经有过一个明确方向,给到我去循规蹈矩,循环渐进,可我没有好好的去珍惜。待等错过以后,方才恍然大悟、却也从未认为是不值得的付出。也依旧认为是值得的。
 
  不管是吃得苦中苦,亦或是明心见性,上善若水,“温故而知新”不亦乐乎。也无需,上天再给一次重走的机会。展望过去、或许是凌乱不堪、也乱了你曾思绪飞扬,跋扈不拘的整个经年时。至少如今,岁月平和,可贵而又知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