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章网 > 散文 > 优美散文 >

轻衣落尘,执笔

时间:2018-10-28 11:1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清晨,带着破晓的第一缕阳光,从梦境中归来。
 
  远离喧嚣的远方里,文字温暖如初,风景秀丽壮阔。携一只素笔,寻一雅阁,在清幽寂静里写下一首不老的诗,寄语曾经梦中的少年,远方不止孤独。
 
  飞花逐着月光,青鸟望着天空,生活总是勾勒着各式各样的故事,而安静的我却选择了那个孤独而又安静的故事——流浪。
 
  饮一杯清酒,寻觅深处的记忆,不知何时,心田里种下了一颗叫做远方的种子。为此,竟然极力与时光竞速、与青春做赌,只为开辟一条通往远方的小径,虽然它并不是繁华似锦,但却是达到了我最初的目的。
 
  夜空中最亮的星,指引着灵魂的方向,阡陌交通的错综复杂中定下一条通往未来的路,只为生命不留遗憾。
 
  流年旧梦,浮海扁舟,生活没有辜负灵魂,灵魂没有丢下躯体,远方的彼岸我到达了。
 
  也许它并没有我想象的美满,也许它充斥着孤单与寂寞,终究是我的选择。既然选择了远方又何必回头留恋与不舍,从繁华的入口中踏入,努力过诗意的生活。
 
  执笔岁月的诗歌,字里行间谁是谁的流年,浮华若梦,谁又是谁的锦瑟。
 
  故事总是不会有结局,就像溪流没有终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远方土地上的枫叶一片一片,已经凋零了两个轮回,秃了头的笔尖也失了往日的轻狂。
 
  太阳散发着耀眼的光芒,驱散了角落里瑟瑟发抖的阴霾,我在一个又一个的远方里寻找着岁月的痕迹。脚下的石子此起彼伏,像是顽皮的孩童,在追问远方的精彩。
 
  年轮是一颗树苗接受风霜洗礼的礼物,而年龄却是一个孩子追寻梦想的目光。
 
  曾经总是以为,所谓远方便是翻越山巅、跨过河面,那里才有精彩、那里才有欢乐。除了故土哪里都是精彩,这也许是每个被年龄束缚的孩子的心愿吧。
 
  往日,在北方的风雪里向往着南方的艳阳;而如今,在南方的灯火中洗涤着稚嫩的灵魂。
 
  光阴似箭,岁月蹉跎。
 
  短暂的时光里走过山水之间,我的步伐辗转,从未停留。登过没有风景的高山;掠过杂草丛生的旷野;看过漫天枫叶凋零的黄昏;听过城市鸣笛嘈杂的繁华。一个人走在世界的边缘,就像是一个过客,匆匆还是永恒,剪不清理还乱。
 
  南京古老的城墙上残留着古老的战歌,辉煌是灼烧的烟火,代价是那般的沉重。城中玄武湖,波光粼粼透着苍茫的英雄的寂寞,刀枪剑戟是杀敌的利器还是戏台的道具,历史的长河埋葬了所有的秘密,如今只剩岁月残缺不全的气息,熏陶着我们散落的血性。
 
  栖霞古寺,禅音靡靡,弯下腰拾起一片凋落的枫叶,那是镜花还是水月。
 
  佛陀宏伟的身躯上的拈花一笑,透着慈祥与安然,宿命竟是如此简单。匍匐在蒲团之上,叩问心扉,那一刻是缘是劫都是情,莫问红尘几度归,不过凌云一片叶。
 
  一步一步的走,一眼一眼的看,走的是路,看的是心。也许远方没有诗;也许远方没有梦;也许远方没有故事,但是远方有胸怀、有孤独。
 
  撑起一把油纸伞,走在秦淮河的街道上,风味小吃、古玩字画,应有尽有。拿起一把折扇,没有羽扇纶巾的唯美,却有一番诗词画意的素雅;把玩一颗雨花石,没有海誓山盟的记忆,却也不失小桥流水的温馨。
 
  远方是梦的起点,远方是诗的起点,远方更是生命的起点。
 
  追逐日光,脚踩不同的大地,在热闹繁华的俗世中流浪。忘了醉生梦死、忘了莺歌燕舞,执笔生活的点滴,绘下日落和夕阳。
 
  浅浅如钰,淡淡如墨,在昨日的彩霞上继续步伐,那未歌的海洋,那未完的素笺,我心依旧摇曳。
 
  远方的远方是诗的远方,远方的远方还待笔尖的触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