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章网 > 散文 > 抒情散文 >

父亲的低廉爱好

时间:2021-03-22 08:5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父亲是个热爱生活的人,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父亲就买了一台当时价格不菲的海鸥牌照相机,这台相机在那时算是高大上,还带自拍器和闪光灯。每逢节假日父亲便给家人拍照,有时父亲也会拍风景照,母亲总是心疼胶卷钱,这时父亲会理直气壮地说:“谁没有个爱好呢?”上世纪九十年代父亲又爱上了音响,他曾花大价钱托人从日本买来一套高保真的先锋音响,惹得邻居们羡慕不已。十多年前父亲迷上了旅游,他经常利用休假出门旅游,父亲尤其喜欢品尝旅游胜地的小吃,购买旅游纪念品。

日子如流水一般过去,我从牵着父亲的手不愿放开的孩童变成了有家有口的中年男人,而在我心中永远不老的父亲也头发花白,皱纹爬上了额头。知道父亲年轻时喜欢照相、音响,这几年我总劝父亲买高端单反数码相机和符合当代潮流的高级进口音响,好好“玩一玩”,父亲都拒绝了,他说自己年纪大了用不惯单反,也不会摆弄那些满是洋文的进口音响。后来我又劝父亲去全国各地旅游,甚至出国旅游,父亲说如今身体不比从前,出去玩太累了。

退休后这几年父亲有了低廉的爱好,所谓低廉,只是好之而不花钱或少花钱罢了。

比如父亲爱上了读书,父亲读的书不是什么畅销书,而是他从旧书店淘来的旧书,一本五六元的封面泛黄的书父亲可以津津有味读上一个星期。父亲还对我说过,旧书就好比老友,君子之交,不会日夜惦记,但相逢总能给人带来喜悦。父亲花钱不多,但淘的旧书类别很广,包括历史、人物传记、小说、散文等,父亲享受着阅读的乐趣。

父亲还爱上了打陀螺,父亲的陀螺是自己做的,父亲找一块木头将它削成上圆下尖的漏斗状,在尖头上安装一个小钢珠,抽打陀螺的皮鞭也是父亲自制的。每天拂晓时分父亲就带着一壶茶水、一个陀螺、一条鞭子来到公园打陀螺。父亲打陀螺时间不长就成了“陀螺达人”,他总是热心地向新手传授打陀螺的技巧,在这个打陀螺的圈子里父亲获得了好人缘。

父亲现在还迷上下象棋,吃过晚饭后父亲就会拎着水杯出门,去找邻居或老同事切磋棋艺。如果家里来了客人,他更高兴,把棋摆在桌上,非要与客人痛痛快快大战一番才罢休。无论是和邻居还是和同事下棋,父亲都从中获得了许多金钱买不到的人生乐趣。

从年轻到年老,父亲的爱好“由奢入简”,我心里明白,其实父亲爱好的改变并非像他所说的用不惯单反、玩不懂进口音响,而是因为为了这个家。我结婚后至今还是租房住,这事成了父亲的一块心病,父亲一直在省吃俭用资助我的买房计划,力争为我解决“窝”的问题。去年年初父亲为姐姐找了一个老中医,帮姐姐调养身子,把姐姐多年未治好的胃病治断了根。去年下半年父亲出钱送弟弟去学习烹饪技术,让他从此有个相对安定的工作。父亲所做的这一切都需要钱,而父亲的退休金并不高,我知道,他这是“牺牲”自己以前的爱好,挤出钱来做他认为必要的和必需的事情。父亲心里装的都是子女,很少为自己着想,父亲的低廉爱好让我懂得一个父亲的爱,博大而深邃,宽广而无私,却又如涓涓细流,清澈甘美,滋润着我的心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