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章网 > 散文 > 抒情散文 >

粽香飘飘,乡情悠悠

时间:2016-06-07 10:44来源:我的文章网 作者:云水间 点击:

粽香飘飘,乡情悠悠

早上还在梦里,迷迷糊糊听到“卖粽子喽,卖粽子喽,正宗的粽子,又糯又香……”的叫卖声,恍惚中,好象有粽子的清香飘来,那些久远的很温馨很快乐的时光,象倒放的电影一幕幕徐徐回放。

儿时的端午是最快乐的时光,快乐的主要原因是能吃到母亲做的粽子,那时生活水平太低,平常的一日三餐大部分是红薯,偶尔也就是干红薯丝和少许的大米拌在一起煮,那时煮饭的叫鼎锅,因为米是沉底和粘锅的,吃饭的时候我们兄妹总是看谁的动作快,第一个去盛的一般将面上的红薯丝翻到一边,将米粒多的全勺到碗里,要是碰到锅底有锅巴,啧啧,那个香那个嘎巴嘎巴脆呀,直到现在我都忘不了。但比较母亲端午做的粽子的糯香那就要逊色多了,如今生活水平提高了,想吃粽子随时都可以,但却少了母亲做的那种口味,那种嚼劲,母亲做出来的粽子,大小整齐划一,做功讲究,尽管那时没有什么更好的馅料,但母亲在选馅料,和馅料,馅料的材料比例,包粽,蒸粽,火候,时间等都做到准而恰到好处。

选料的第一项就是摘粽叶,我们村子不产,但小姑姑家有,大片大片的,逢时过节小姑姑卖粽叶换些买盐的钱。到小姑姑家摘粽叶是我们兄妹的任务,也是我们最喜欢做的事,为了争得去摘粽叶的差事,兄妹们没少吵过,甚至动过手挂过彩,因为这是个美差呀!去了小姑姑家一般都会有好吃的,小姑姑家四周是山,屋前有果园,种有四季水果,让人一听就流口水的杨梅,红红桃子黄橙橙的枇杷,红透的李子、酸甜的柚子等等,去了可以尽情的吃,虽然可以带一些回来,但那是小姑姑要换钱的,也不好意思多带,带多了母亲是要骂我们的。小姑姑家果园前和房子前是一个大斜坡,坡上就是一大片翠绿的粽子叶,四周总散发着一股清香。我们带着竹篮选那些长得大时间久的摘,每“叭叭”响一下,我们就更加兴奋,仿佛就是一个粽子摆在眼前!

母亲做粽子的备料一般过年后就打算了的,因为做粽子主料是糯米,如若不早做准备,不一定能换到,还有红豆蜜枣等佐料。有一年因为我端五前的十来天生病,没钱去医院治病,母亲将准备做粽子的糯米卖了才换到钱,才带我去医院看了病打了针。端午前两天,哥姐又为了争着去摘粽叶在吵,母亲就大声说:今年不去了。哥和姐一听,同时哇地就哭起来了。听到哭声。父亲在旁烦了,就大声喝叱:哭什么哭,少一年不吃粽子总不会死人。说完就走了出门。哭声惊动了前屋的堂哥一家,堂嫂将家里做粽子的糯米和佐料一分为二送了过来,半升左右样。母亲一看,连连摆手拒绝不要,堂嫂发脾气了,母亲才抹了一下眼接了下来。听到母亲叫去摘粽叶的吩咐,哥姐一下又雀跃起来。那时我感觉堂嫂真的太好了太好了,真象仙女。那一年母亲加了一大半糙米,虽然少了许多糯性酥软,但我们吃得一样香一样开心。

家乡的粽子一般分为三角粽、四方粽。母亲包粽子的时候我们一般围在边,等着包好后煮好出锅。母亲包粽的手法熟练,卷粽叶、放馅料、包粽叶、扎好,一气呵成。包成的三角粽真是太美了,有些象飘着香味的艺术品,该有棱的有棱,该圆润的圆润。包的四方棕要用到几块粽叶,还要用粽叶撕成小半指宽来包捆,有时也用小绳线,有些象捆军用背那种捆法。捆好,整齐的放在一起,那真是诱人呀!

蒸也是要水平的,蒸用的水量、蒸的时间、蒸的火候要把握得好,特别是时间,久了就会太粘了,吃的时候会撕不掉粽叶,甚至会漏馅料。短了,馅料不熟或者半生熟。如若开了锅半生熟再蒸,味道和香味会少许多。刚出锅的粽子真是香呀,在母亲打开木质锅盖那瞬间,气浪便会“腾”地四散开来,粽香便直扑而来,我们的心顿时便会激动起来,烫手的粽子便在双手抛来抛去,哈几口气,管它烫还是不烫,剥掉粽叶,粽叶和粽肉会拉起一丝丝晶亮晶亮的丝丝,有难度时,我们一般直接用嘴解决,直接在粽叶上吃干净,没干净的还会卷起舌头滋滋舔干净,四方粽子一般要用粽线,用嘴咬住一头,一只手拿粽子,一只手拉粽线,一用劲,椭圆状的粽肉块便滋的落入大海碗,洒上难吃上的白糖,那种粽香那种甜那种粽叶的青香,真是美呀!常常出现在我梦里,魂牵梦绕!

做的粽子四邻总是要互相送一些尝尝的,喜喜呵呵的,四邻的情感真是纯也真是亲呀!因为放有灰水,一般放几天没事,走亲戚一般带的是两三根四方粽,于是,端午的天空总是弥漫着一种甜甜的粽香味道!

如今的粽子馅料多了,但吃着总好象少了一种味道。前两天母亲打电话给我,问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我愕然,才想起因为忙招生宣传和高考的事都半个月没打电话给母亲了,母亲有些担心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我心里顿时一阵羞愧,听到外面叫卖粽子的吆喝声,我才明白,街上卖的粽子少了一种家乡的味道,少了一种亲情的味道!

这个端午,一定要回去看看母亲,就算值班,也要调换!也因为我特想吃母亲做的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