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章网 > 散文 > 散文诗歌 >

浪花,打湿了我的岁月

时间:2021-12-02 09:4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我是滹沱河边土生土长的农民的儿子。

自从穿上军装,离开了故乡,离开了你——滹沱河,你日夜在我心里流淌,那如泣如诉的流水声,仿佛是母亲的呼唤……

波光

朝含晨曦,流动一湾胭脂,那是你送给平原的一条红色的飘带吗?

暮溶夕阳,飘浮一河碎金,那是你送给平原的一条金色的项链吗?

平原的黎明和黄昏,因你而生动多彩!

河边捕鱼人,在波光中打捞着漫长而艰辛的岁月。波光里,有日出的壮美,也有日落的雄浑。

那粼粼闪动的波光,似母亲明亮的眼神,一直围绕着我。波光中有我童年的影子。

自从上游修建水库,河水断流,河道只剩下一股缓缓流动的污水,散发着刺鼻的味道。裸露的河床,风沙肆虐着昼夜。而河的上游,因有了那个明镜般的水库,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美丽风景。

滹沱河呵,母亲河,你被拦腰斩断,把幸福给了上游百万群众,把痛苦留给了自己和儿女。对这种大爱,我至今没有理解,总是心存忧怨。

这些年,我每次回家探亲,路过滹沱河,都要寻觅逝去的波光。聆听那萧萧的风声,似乎是母亲绵绵的絮语,开启着我受伤的心灵。我心灵的伤痕无法抚平了。我反反复复地想,逝去的波光还能重现吗?

那遥远而美丽的波光,常常浸湿我的梦。我相信,逝去的无法重现,不管现实多么美好,却永远不能替代逝去。

帆影

孩童时代,我经常站在河边,遥望河中的帆影。

近了,近了,一群白蝴蝶飞来了,飞到我眼前,

远了,远了,一片片白云飘走了,飘到了天边。

我曾看见,太阳在帆影里照镜子,月姑娘在帆影里巧梳妆,故乡大平原在帆影里孕育着希望……

童年的眸子充满好奇,那渐近渐远的帆影幻化出一个童话世界。

帆影,恰似我童年的憧憬,时而清晰,时而朦胧。其实,清晰和朦胧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纯真的心灵升起的憧憬总是那般美丽!

或许,那帆影寄予了平原人的理想和追求。所以让我一望而生仰慕之情。

不知何时,希望之帆在我心灵的天空升起,从此我不再消沉!

如今,由于河水干涸再也看不到渐近渐远的帆影了,取而代之的是桥上来来往往的汽车。

汽笛声声,送走了平原古老的年代,迎来了人们盼望已久的繁荣盛世。繁荣固然令人羡慕,而古朴却让人眷恋。远离故乡数载,我许多的梦留给了帆影。

桨声

在我儿时的记忆里,故乡冀中大平原最动听的音乐,是滹沱河的桨声。

桨声像炕头上老奶奶的纺车声,桨声像村边庄稼汉的辘轳声。桨声震落了黎明的残星,

桨声摇碎了天边的新月……

我和捕鱼人在桨声里分享鱼满舱歌满船的喜悦。

在桨声里,我渐渐长大了。于是,我像祖辈那样摇动双桨,让生命之船在岁月的河流里飘荡,义无反顾地驶向理想的彼岸。

几十年过去了,我这个共和国的老兵手中还紧握着祖辈传下来的双桨,搏击奋进,一刻也不曾停歇。只要生命不息,手中的双桨就不会舍弃。

桨声,是母亲的叮咛,也是我生命的音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