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章网 > 日志 > 心情日志 >

人生如梦,而你,却比梦还遥不可及

时间:2017-04-12 14:11来源:我的文章网 作者:佚名 点击:

  浮云挽去夕风,离离意;烟雨独锁空楼,迭迭休。

  细雨茸茸,垂草依依,琼枝花开两朵,轻轻的勾勒着小寒的凉薄。散诞闲身着信步,细碎在几分萧瑟的晚风,听落花淋雨,轻盈着软柔,落进流水悠悠。

  什么香,沉浸在手腕的衣袖;什么人,锁梦在烟雨的重楼。季节的落叶,周而复始的飘落,时光的习风,不眠不休。悄悄潸然的泪下,从嘴角划过,才知道泪由心生的味道是多么的稠浓。

  倾心栽培的林园,终不负我潇洒的孤独,与我如影随形的婉约着子夜的温度,涟漪着一抹抹为谁泛起的忧伤,应着一念之间的音符,呢喃在陌上黄土。

  终究逃不过悲剧的束缚,你的离去让我烂醉了多少情书,有人调嗟这只是爱情的喜剧,跌荡着沉默的起伏。我的文采飞扬在与你背道而驰的世界,也只能千篇一律的四溢着同样的墨水,优美成无力的文字,若女子般受人怜惜。

  十指布满着夕风划过的浅浅伤口,用心也看不清那些与你相携的指纹,经岁月的摩擦,风华成命匣的枷锁,锁牢着可愿绾正的青春,折煞一卦来世的执罔,赴约一场今生与你浪迹的天涯。

  凄凄回归路,切切浮客心;桂香多独宿,一叶一浮萍。

  路,长远着今生的遐想。来时,临风洒脱着红尘,回归,不再是原来的路。人的一生,穷途极乐,只是未到黯然销魂处。几处灯火阑珊,终如一叶浮萍,被岁月的风,拂皱成缓缓落地的黄纸,记录着感动,也一同入土为安。

  结庐为家,袖舞着涴花,采一株桑麻,种在你我惟愿的树下。何以为家,所有的事情本该有你分享,有夫有妻才会和谐出生活的味道,我倔强着身板,你纤细着曼腰,舞一曲水远山长。

  是月老牵错了线,还是丘比特射错了箭,明明连在一起,却又分割成无数个断点。是那支爱情的箭,深深的射错在我的左肩,伤口离着心窝,痛得太近,爱得太远。

  人生如梦,而你,却比梦还遥不可及;梦由心生,而你,却比心生的梦还固执。若是梦,为何你如往昔般真实,若不是梦,你的每次出现都能让我的人生跌伏一次悲喜,随而款款消失。你揉碎了我的心事,遗憾着一段一段静怡的文字,你广袖着空寒,凋零着这一季夏夜的阑珊。一夜如梦,一天如梦,笔尖梦若神闲,羁绊着过完一天,情致着生活,依依不舍。

  蝶舞袂不过沧海,烟雨蒙不住重楼,透明的月光也盈不去荷塘的浊色,如我,再怎么努力的思念,也唤不回你一丝的笑容。习惯着静坐,徜徉着陌风,细嗅着文字,安然着没有你的生活,一如既往的青衫翩展,染上一层默色的叹息,应着陌上黄土,等着夜尽天明。

  花瓣,随风徜徉;陌云,闲落何处;长廊,曲折栩栩;庭院,琳琅满目。栀子花静静的开放,忘忧草浅吟低语,一个人的亭子一个人的书,遗憾的快乐,只是没有把你留住。再美的风景也只是举杯邀明月,对影成双人,一醉之后,蜷缩一处阴影,伴谁于无形。

  临别有云:“衔恨愿为天上月,年年犹得向郎圆。”几回寒暑更迭,那欲结稠繆的黄土嫁衣,是否依旧愿为箫郎的素服。天上的月,依旧为谁打扮着待嫁的年华,凤冠的珍珠,美成一朵丁香花。

  鸿雁何事绕烟楼,喋语为谁问添衣;楼高四面东风廋,为伊消成梦中人。

  与谁经年,为谁揽衣,对月徘徊。梦中人依旧在梦里翩跹,沧笙踏歌,若隐若现,蹉跎着为谁暮然回首的瞬间。曾与谁经年,生活着袅袅的炊烟,依河而居,择木而卧,淡罢着平淡致远。经年,在不经意的年生,烟消云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