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章网 > 日志 > 爱情日志 >

青涩的爱情

时间:2021-03-11 09:0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1984年我20岁,秋季的时候,我被县工会选上参加市里的演讲比赛。
  
  由于时间紧迫,我们5名选手在县委一间办公室进行赛前培训。女性就我一个,加上自己年龄最小,所以他们4人非常关心我,其中有一位年轻的语文老师对我帮助很大。他对我的演讲稿认真修改,反复推敲,很耐心地教我练习发音口型。
  
  后来知道他名叫李力,某大学中文系毕业,年龄比我大四五岁,在乡里一所中学教高三语文。他学识渊博,也颇有文采,知道好多外国著名作家和诗人。他的性格也像他喜欢的诗歌一样,豪迈、奔放、热情。
  
  一周后,我们去市里参加演讲,住在市工会招待所。
  
  我是第一天登台的,当时特别紧张,心怦怦直跳。临出场时,李力对我说:“别怕!相信自己!”顿时,我感到浑身有股无穷的力量……
  
  李力是第三天上場,只见他神态自若走上讲台……那天,他生动流畅的语言赢得了台下阵阵掌声。
  
  李力得了特等奖,我得了三等奖。在演讲结束的前一晚上,大家兴高采烈地玩闹到半夜。回到招待所刚要休息,李力敲开我的房门,一把将我拉到走廊上,神秘地对我说:“明天咱俩去兴庆宫公园逛逛,不许再答应别人啊!”
  
  后来才知道他们几个打赌,看谁能把我约出去。
  
  时令已进入深秋,可那天公园里仍然是鲜花艳艳。我们租了一条小船,他握着桨坐在我对面悠悠地划着,一脸灿烂地对我说:“喜欢吗?”我点点头。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和一个男性在一起,我心里真有些不好意思和紧张。
  
  一个月后,我们一块去市里领奖。一整天,我俩跑出跑进,直到领到奖品,随便吃了点儿饭,就匆匆搭车往回赶。在车上李力说让我去他学校看看,样子很诚恳,我点头答应,他高兴得像个小孩。
  
  那天,天空飘着雪花。我俩刚走到学校大门口,正好赶上学生放学,学生们很快将我包围起来,还喊:“快看,老师的对象,好漂亮啊!”羞得我赶紧用围巾裹住发烫的脸。李力看出我的窘态,赶忙拉我飞跑到他的房间。
  
  那是一间很简陋的房子。李力用暖瓶倒热水让我洗脸。
  
  “你的梳子、镜子呢?”洗罢脸,我望着站在一旁的李力问。
  
  “对不起,我啥也没有。”他搓着手,很不好意思地对我说。
  
  “擦脸油呢?”“也没有啊!”他更窘了,红着脸对我耸耸肩笑着说。
  
  我一下子“嘻嘻”笑出声来。他也笑了。
  
  后来我再也没有机会去过他的学校,听说他特意买了镜子、梳子和擦脸油。
  
  我们的演讲很成功,县工会主席很高兴。为了调动全县企事业单位职工工作的积极性,县工会主席特意派车让我们到各乡镇巡回演讲。每次演讲完毕我们一起吃饭、逛街。几个月后,我对李力也更加了解了。
  
  我们一起看文学书籍,谈文学作品。他给我讲英国的勃郎宁、拜伦,德国的歌德,法国的雨果,还有俄国的普希金。我俩很喜欢普希金的那首《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忧郁,也不要愤慨!
  
  不顺心时暂且克制自己,
  
  相信吧,快乐之日就会到来……
  
  有一天晚上李力没搭上车,就没能回到学校。我的那位男同事也不知去了哪里,他只能在我的单身宿舍里等,一直等到深夜我的同事还是没有回来,急得我俩团团转,也没有什么办法。
  
  夜已很深了,月亮挂在天边,一束月光从窗棂上洒下来,整个房间寂静又朦胧。李力笑着说:“你睡吧,我给你站岗,保证平安无事。”他便和衣躺在我的床上,我躺在同事床上。那晚我们睡得很平静,像平静的湖面上没有一点涟漪。
  
  第二年春天的一天早上,我正在上班。李力急急忙忙推门进来,刚一进门就说:“你好吗?我昨晚梦见你住院了,挂着氧气,周围是一片白色的世界……”还没等李力说完,同事已捂着嘴“哧哧”地笑。
  
  同事说:“大诗人是不是诗意大发了!”此时我看见我的老科长也斜着眼在瞪他:“神经病!”老科长狠狠甩门出去了。我示意他不要再说了,可是他全然不管,看我真的没病才“嘿嘿”地笑。
  
  那天正赶上县上有庙会,尽管老科长有一万个理由不同意,我还是请假和李力去逛庙会了。李力骑着自行车带着我,逆着风,飞奔在去庙会的路上,他穿着米色风衣,样子很潇洒。
  
  庙会上的人很多,我们无心去烧香拜佛,就走捷径来到河边。李力拉着我的手慢慢跨过一个个石头,我们坐在河中心的大石头上。河水很清,他看着河水说:“我把你的照片给我妈和我姐看了,她们很喜欢你,希望你能到我家里去一趟。”
  
  从庙会回来后,我便开始给李力织毛衣,每天下班回来一心一意织到深夜。织好的毛衣穿在李力身上很合体。那银灰色的毛线织成8字形花样在当时很是时尚。李力高兴地说:“我是第一次穿织的毛衣,而且是你织的,还这么好看。”
  
  时间在我和李力的交往中悄悄滑过,爱情的种子已播进彼此的心中。在我和李力说好去他家时,天公不作美,早上倾盆大雨“哗哗”下个不停。李力的家在偏远的农村,而且路又不畅,一天只通一次班车。再后来阴差阳错没能再去李力的家。
  
  我决定先把李力的情况告诉母亲。
  
  记得很清楚,那是一个艳阳高照的中午,母亲在院子里洗衣服。我赶忙蹲下,双手也伸进盆里,趁机给母亲说李力的事情。还没等我说完,母亲“啪”地一下把正在洗的衣服甩进盆里,盆里的泡沫水花溅得老高……
  
  母亲劈头盖脸一顿臭骂:“你什么人不找?就找他?家是农村的不说,还在老岭上!”
  
  “妈,你不知道,他人有本事,而且会写文章。”
  
  “那你现在就去找他!脱掉我给你买的衣服!”母亲说着就过来撕我身上的衣服。
  
  我吓傻了,从来没见过母亲如此生气。后来又多次和父母亲详谈,都没有成功。
  
  李力知道后,很久没有说话。
  
  他走的时候对我说:“你父母是因为我家在农村,我是农民的儿子才不同意。”
  
  两年后,李力辞职,离开县城,去了市里,在某报社做了编辑。
  
  几十年后,在一次整理书柜时,发现自己年轻时候的一本读书笔记,无意间发现李力当年写在上面的诗:
  
  爱情是个面团,你喜欢圆的还是方的
  
  爱情是万金油,这里可以涂那儿也可以抹
  
  爱情是“罗马神”两面之孔“过去——未来”
  
  爱的神韵,在眉宇、在笑靥、在唇波舌浪中
  
  请你留神,请你细窥详捉
  
  随时都可以涉猎到的
  
  需要你思想敏捷行动利爽
  
  到那时爱的“丘比特”将刻留在你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