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章网 > 日志 > 爱情日志 >

像初见一样重逢

时间:2021-03-11 08:5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1
  
  等待下车的旅客在过道排起长队,人人都低头刷着手机,只有老钟伸着脖子,向站台一边的窗口打量,想找到妻子的身影。每次重逢,她都要与他打赌:“谁先发现对方谁就赢,输的人请客喝粥。”
  
  冬天傍晚7点,天早已黑透,站台上的灯影影绰绰。车停稳了,他顺着队列往前走,果然在临近车门的窗前捕捉到她高高扬起的手。一下车,老钟的行李箱就被接了过去,他看到结婚12年的妻子新染了红栗色的头发,带着“你又输了,请客”的神气望着他。
  
  老钟有个怪毛病,妻子一样也有——出差归来一定要喝粥,而且要喝那种煮到米粒开花、起了胶质的热粥,好像那碗粥中蕴含着秘方,能驱散旅途中的焦渴与疲乏。这些年,作为大型药企的新药研发负责人,老钟出差越来越多,每次至少两个月。出差闲时,他都会去当地寻觅美食,最后,想念的还是回家时的那一碗浓稠米粥。归来时,老钟尽可能坐高铁,因为家中有彼此接站的传统。这样不仅家人能第一时间团聚,而且能盡快喝到粥——这几年,粥品企业纷纷进驻高铁站。
  
  2
  
  团聚的欣喜与快慰,经常让两个人在站台上就步调一致地踢起正步,或者哼唱同一首歌。他们是初恋,20年前在武汉同一所大学读书,都是学生会的成员。老钟第一次见到妻子并不是在学校,而是大一报到前,目睹了她在武昌火车站狼狈地扛行李的情景。当时,她背着一个大背包,带着两个大行李箱,一个人从南京到武汉的学校报到。她没想到,武昌火车站的月台出口是没有扶梯的老式地道,需要拎着箱子走下六七十级阶梯,穿过地道,再爬上去。
  
  只见她深吸一口气,双手拎起箱子,腰挺得笔直,努力维持着矜持,却只有力气走下三级台阶。等她跌跌撞撞走到一半时,已是大汗淋漓,不得不停下休息。后面的人流蜂拥而至,她不得不朝一边惊慌退让。她的狼狈,让老钟顿生恻隐之心。他迅速思量一下,挤过去,掏出了自己的录取通知书:“我也是新生,我帮你拎这些行李吧。不过,你要帮我看守我的行李。”
  
  老钟没有想到的是,这竟是他们故事的缘起——她爽快地掏出了自己的录取通知书,竟与他的一模一样。上了学校接站的大巴,聊起来才知道他们有那么多共同点:他们同为天秤座,生日只差一天;在高中时,都是各自所在高中理科竞赛实验班的学生,只不过他搞生物和化学竞赛,她搞物理竞赛;他们在不同的省份参加高考,成绩比录取分数线同样高了35分。因此,他们的感叹也一样:“你估分怎么也如此保守?不然我们有可能在清华相见……”
  
  3
  
  “老婆是我从月台上捡来的,所以,火车站月台相当于我们的月老。”老钟经常这样解释他们家的“接站”传统,他们研究生毕业一年多就结婚了,当时高铁线路还没有现在发达,出差要坐普通快车。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坐下来,车厢洗漱间和厕所的储备用水都用完了,下车时,人人疲惫不堪。此时如果有人接站,递上盛着热茶的保温杯,接过旅人手里沉重的行李,可能就是莫大的体贴与安慰吧。
  
  对老钟来说,妻子来接站时总是让人耳目一新。与学生时代一样,她永远是那样精神抖擞、讲究造型的人,风衣、裙子,大衣、阔腿裤,脖子上系着自己买零头布裁剪的长丝巾。长期的瑜伽训练让她养成了处变不惊的风度,并保持着少女时代的紧实身材。她会为接站精心打扮一番,薄施粉黛、涂上唇彩。他也会回应她的周全:“画眉技术越来越好了呢,显得表情生动,全身上下的配色都很完美。”妻子娇嗔地笑说:“待会见到儿子,可别这么说了。小鬼头又要说,喝个粥也要被塞一嘴‘狗粮’。”
  
  自从儿子满8岁,妻子接站时也会带上他。闺密表示不解:“你家老钟是提不动箱子吗?何必劳师动众赶去车站?微信发个打车红包,不就行了?”
  
  老钟的妻子从不听闺密的规劝。重逢之日,对他们家有着重要的意义。放下所有的公事与私事,与伴侣在月台上相见,传递了一项重要的讯息:在我眼里,你永远是第一位的——虽然生活的琐碎会磨损夫妻相处的新意与热情,但我们还是期待在某些特殊的节点上可以恢复敏锐感知,了解对方的需求。他们也要以身作则,告诉孩子如何表达关爱。要知道,若孩子不曾抬头观望父母怎样表达情感,长大了很可能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这将降低抵达幸福的可能性。
  
  每一次重逢,老钟夫妻都会在对方眼里看到初次相见的小火花。无论是谁出差归来,见到对方在月台上遥遥挥手,总有一股暖流冲击着胸口,加上还有孩子的拥抱,那份团聚的喜悦,倏地翻倍。最后,全家人第一时间分享一锅热粥,更是将身心缝隙中的疲惫一扫而空。回家,就成了挽手相携、值得拍照留念的节日,弥补了多少独立支撑的孤清和两地分离的牵挂,让一个家充满凝聚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