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章网 > 文章 > 秋天的文章 >

清秋令[作者:茅舍疏篱故人]

时间:2016-10-08 09:58来源:未知 作者:茅舍疏篱故人 点击:

  秋起了,渐行渐近,又渐行渐远,只剩下一个清字。像极了世间修行的人,放下尘念,归了远山,隐去。

  银杏树的叶子美极了,华丽得令人惊艳。每天清早大老远跑来,就是为了多看它一眼。一片一片黄叶落下,小雀儿一般,栖在发间、肩上、脚下。我被它的纯黄裹挟着,通体融化,树下多一片澄净的秋叶。它盛装出行,明丽而清绝,我只想来送送它。

  东篱采菊,两盏清酒。哥醉了,陪哥喝一杯吧。你海量,一杯对一杯,喝水都能噎坏我。隔着时空,键盘与键盘对话。未曾谋面。同窗姐妹中我排行老五,是五妹,他是四姐的爱人,四哥。

  三百里行色匆匆,真的去了你的家,你的容颜落在客厅正中的镜框里 ,黑白分明。那一刻,我以为你还在,两盏清酒清清浅浅,你采菊去了,我坐下,慢慢喝茶,静心等你。一滴一滴泪砌成冰冷的碑,我看见你的世界落叶纷披,锦绣一地。那个秋天,你华丽转身,绝尘而去,我携一程烟霞送你。

  西天的烟霞,东天的秋光,都是火一样的颜色。万物荣荣枯枯,生命在一次一次的淬炼中,繁衍不息。我在一寸一寸光阴里仰望生命的高贵。你是一行一行秋色,化作人间烟霞,凄美而清丽,令我心生敬意。四哥,要飞就飞得更高一些,览尽秋光好还家。

  生命之轻,像一片叶追逐一阵风,走散。你整天忙呀忙,那么多好景致被一个“忙”字挡开了。窗外的白玉兰开成一片雪,一瓣一瓣砸下来,砸得春天都动了恻隐之心。你几时曾作个惜花的人,俯身捡起一瓣,捧到四姐的手心里。旧时的燕子飞回到屋檐下筑窝,孵一窝“小不点儿”,叽叽喳喳热闹了一个夏天。你可晓得家里新添了几位客人。桂花开了又开,四姐攀上高高的梯子摘呀摘,泡了好多桂花酒,都给你留着。等你不忙了,斟一壶桂花酒,邀二三知己,细细品,慢慢聊,起兴了,一行诗,一盏酒。你终于没能闲下来。谁还会东篱采菊,两盏清酒,邀我对饮?

  四姐席地而坐,花儿都不说话了。一条河从天边来,流过雪山,流过草原,流过一条忧伤的河,流过席地而坐的四姐,又流到天边。岁月无痕,唯秋之静美,留存心间。她要替四哥好好爱这个秋天。每一片落叶都是世间的精灵,生命之于万物,都是值得敬畏的。

  又有许多叶子落下来,那么美,不忍作别。一片一片拈起,捧在手心里,贴一贴心口处,含着泪,笑着去爱。它们是在赶路,赶往下一个春天。天空高远,有鸽子在飞。它们一直在飞,从春天飞到秋天,又从秋天飞到春天,淡然自若,恬静而闲适。秋天就是秋天的样子,你爱着它,它就是可爱的模样,把它可爱的模样装进心底,天底下的万物都可爱了。

  漫野的菊花开了,遍地的果子熟了,小鸟越飞越高了,一群羊跑到天上去,东扎一堆,西扎一堆,乍看都是云。多好啊,慢慢来吧,秋天。赶路的人,急什么呢,坐下来,陪我看看风景吧,道一番十年甘苦,话一段流年絮语,任白发不紧不慢地长。七八只小雀儿飞这边啄一口,飞那边啄一口,绕个十七八道弯,叽叽喳喳,吃饱了闹够了才上路。辣蓼花一粒一粒红,芦花一缕一缕白,河水一寸一寸清。万物从容,我们着急什么?

  清夜无尘,月色如银。 我在天地间打坐,雁声远,明月落入心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