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章网 > 文章 > 秋天的文章 >

回忆秋天

时间:2016-10-06 23:3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又到秋天,树叶由绿变黄,微凉的秋风轻轻一吹,就如雪花一样落下来,铺满小路。我寂然地走在落叶上。

小时候我也曾走在这样的路上。那时的我总是低头寻找叶柄粗壮的树叶,然后拿到学校和同学拔牛筋,那是我们男孩最爱玩的游戏。我们把两个牛筋套在一起,然后彼此使劲向后拉,谁的折了就输了,我最厉害的一次就是我有一根牛筋拔折了对方六根牛筋,那条深褐色的牛筋可成了我的宝贝,我怕它干了就把它放在家里水池子边上,但没想到第二天就找不到了,问老妈,老妈说水池子那收拾卫生了,没看到,为这我和老妈吵了一架,没想到老妈在我下午放学回来时给我在外面捡了不少,算是补偿给我的,但再也没有丢的那个牛筋厉害了。

秋天我们还捉蛐蛐。我家楼后面是农业大学的实验田,和我家的楼只隔着一堵墙,只要翻过墙就可以尽情的玩了。田边地野草里,墙根的砖缝里蛐蛐的叫声总是吸引着我们,和几个伙伴悄悄扒开野草,然后静静听,跪在地上捉,或者到墙根的砖缝听,然后对着出声音的墙缝吹气,蛐蛐就吹出来,如果不出来还可以用一种草的茎去捅,每次总要捉几只带回家,把它们装到罐头瓶子里养着,不时拿出来和伙伴斗一下。我记得当时我家阳台上摆满了罐头瓶,老妈总是说罐头瓶太碍事,晒衣服都下不去脚,又说我的衣服总是脏的太快,我知道老妈没有真生气,只不过是唠叨唠叨,我们该咋玩还咋玩。

试验田里的农作物我们总是要尝鲜的,小麦长满麦粒在未黄之前我们就拽下麦穗,掐去麦芒,放在手里搓一搓,虽然有些扎手但绿色的麦粒呈现在掌心了,吹去麦粒皮,然后一把放进嘴里,一咀嚼,那个香呀,到现在还记得。有时候我也拿回家去,老妈把麦粒搓出来,放到锅里干炒一下,却是另一种香味。我还拿回家过玉米棒子,让老妈煮了吃,可老妈总是说我,不要去摘人家的麦穗呀棒子的,听的我都烦了,所以我们更多的是在野外吃。我们点一堆火,烤麦穗,烤玉米,还烤蚂蚱,那烤蚂蚱的味道比烤玉米的味道还好吃。

一阵秋风吹来,寒意穿透我的衣衫,我还记得许多小时候秋天的好玩而有趣的事,但在我的记忆里好像没有这般的寒意,每天早晨暖和的衣服都会整齐的放在床边,桌子上都会有简单而热气腾腾的早餐。

回忆秋天,满是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