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章网 > 文章 > 秋天的文章 >

深秋恰是多人思

时间:2016-10-06 23:09来源:我的文章网 作者:司马君飞 点击:

岭南常绿荫,闰九未知秋。

摇摇晃晃,半梦半醒,蓦然惊觉时间迈入闰九深秋。身在岭南,小山环绕之下,亚热带季风影响下,林木之间郁郁葱葱,阳光斑驳,浑然不似入秋之感。眯着眼享受着温暖滋味,在不时闪烁的信息间方才知道遥远的华北隐有落雪之象。

静下来,掐着手指一算,原来地球转了那么长的弧度。可以套用当下一个流行词“时间都去哪儿”。即使明知道你做了什么,你的时间表如何安排,当一切过去,回首昨日,犹如流离之梦,无论是成是败,总有着某些让你记忆深刻让你想要重新选择的事情,某个莫名的时刻,你就坐在那儿,突然的涌现莫名的悲哀。这似乎是秋天特有的功能,这种功能也造就了许多诗词歌赋文章,让人不由得心有悲怜,又心怀窃喜。

窃喜姑且不论,这种悲怜似乎也是每一个喜好文学的人的通病,总在这些特别的季节,遇到那么些引起某种思绪,拨动了心弦,于是一声叹息,留下一篇文赋。

空闲在傍晚,我绕着校园的湖边石道慢跑,橙黄色的阳光被树荫分割成恰好的角度打在身上,耳机传来喜爱的音乐,汗水浸湿了背脊,“哒哒”的脚步声偶尔惊飞落下来戏耍的雀儿。

气息越加混乱,停下跑动的步伐,端坐在湖边石级上,调整着自己呼吸。远处山丘起伏,眼前蓝天白云倒映水镜,清风拂过,一切那么安详。只是抬头一刹,看到不远处几片黄叶掉落在地,竟然浮现某种伤感,岭南不见秋,秋心秋意依然是存在的,躯壳下潜藏的情绪是那么无孔不入,散落的叶子,那是一种天地轮回形式,任何东西都无法改变啊,即使这里阳光依旧,温暖如初。

它落在那里,嫩绿的身子历经春暑归于黄土,无法避免的,在自然中分解、消失,就像没有存在过一样。待下一个太阳抬头,下一株芽吸收了它的养分又诞生。仅仅是一个转眼即逝的轮回。“方生方死,方死方生”,庄子用另一个角度来诠释。

这个轮回又何至于生命?春夏之苍盛、秋冬之枯萎,也是人生这条路上心中诞生与丢弃的梦,拥有后又改变的。以前看的《乱世猎人》有一段话说出了真谛“人总会改变,每次都有着或好或坏的改变,那也是一种死的形式”。

不明不白。不明不白的,这个秋天想到了那么不切实际天马行空的东西。其实说到底,于每一位刚度过人生第一个大学秋天的同学来说,这么几个月确实改变了许多,习惯、行动力、认知面,这是一种死亡,这是一种新生。

湖边来往着学子,三五成群,笑声入耳,anyway,诸如此类的忧伤又怎会造成什么呢?湖面波光粼粼,鱼跃鸟惊,极目而去尽是青翠如斯,楼房掩于其中,大部分人都看到了那分清幽与宁静吧。这就是年轻人应有的激情活力,这也应该是年轻人的激情活力。

心上成秋,几多人读懂其中滋味?或者,几多人不愿意去品尝一口。待到经年后,却别是一番滋味蔓延。其中有着模糊的矛盾,恰似人生。

拍拍裤腿,沿着石路向回归去,夕阳拉的很长,吞噬了深秋愁绪,漫天云彩只有一身金色华章,印在眼底,披作一套铠甲,渲染着一副新画卷。这时回头眺望着湖水,夕阳延伸作了一条金带。

秋心似乎越来越沉重,这是快要转而冬季了吧。张望着,白发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