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章网 > 故事 > 情感故事 >

母爱从未缺席

时间:2021-12-06 09:57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曾经我一度认为,我是妈妈眼中多余的孩子。

小时候,因为家里姊妹多,经济困难,为了让我们生活得更好些,在我出生不久,父母思量再三,决定将我送到经济条件稍好的大姨家生活。

妈妈隔三差五会去看我,用省吃俭用下来的钱给我买些生活用品和营养品。但因长期没在妈妈身边,幼年的我,只认为养育我的大姨才是我的“妈妈”,而我的妈妈只是来串门的“陌生人”,对妈妈没有太多的认知。

七岁那年,哥哥姐姐们都渐渐长大,家里经济条件也有所好转,父母才将我接了回来。可在大姨家生活了好几年的我,早已将那个家视为自己的家,而这个真正的家却与我格格不入,我对它也毫无感情。妈妈对我的批评管教,我总当作是她在故意针对我,为难我。于是开始叛逆,对她的话总是反着来。妈妈拿我毫无办法,只有唉声叹气,后悔当初的决定。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发恨妈妈当初怎么会那么狠心,可以忍心将我送走。任凭她怎么解释和弥补,我始终无法释怀,觉得自己在她眼里就是一个多余出来的孩子。在家里,我与妈妈的关系一直很紧张和尴尬,除了非常必要的公式化交流,我们基本没有交集,更无法像别的母女那样亲密无间。妈妈对我越好,我越觉得那是她对我的愧疚和亏欠。对于我的无理取闹和冷漠,妈妈通常都是漠然视之,还是一如既往对我好。

毕业后,我想快点离开家,迅速结了婚。怀孕时,妈妈高兴得像个孩子,一边马不停蹄为我准备着孩子的用品,一边不断嘱咐我应该注意的事项。当一次次撕心裂肺的孕吐折磨得我茶饭不思时,当我的肚子越来越大、行动越来越迟缓、身体也越来越辛苦时,我好像突然懂得了妈妈十月怀胎的辛苦。

那时,妈妈总是陪着我产检、散步,为我搭配各种不同的营养餐。我开始想起大姨曾经告诉我的话,她说妈妈送走我是迫不得已,当时生活实在困难,连饭都吃不饱,为了能够生下我,妈妈吃尽了苦头。亲戚朋友都劝妈妈将我拿掉,可她还是坚持要生下来。要不是当时家里实在无能为力,他们也不会出此下策。在我被送到大姨家那天,妈妈抱着我哭成了泪人儿。

我的孩子出生时,妈妈温情脉脉地看着她:“我的外孙女真漂亮!”眼里充满了怜爱和淡淡的忧伤。她在病房里忙前忙后,给孩子喂奶、换尿布,为我做月子餐,一切那么娴熟自然。看着襁褓中的孩子天真无邪的一刹那,似乎有什么东西触动了我心底最柔软的角落,我想:从今以后,无论是怎样的困难和磨难,我也会毫不犹豫地为她遮风挡雨。也许,妈妈曾经也是一样。

那年的母亲节,我特意买了一束最大最鲜艳漂亮的康乃馨,带上女儿,双手捧到了妈妈手里,告诉她:“妈妈,对不起,我错了,请原谅这些年来我对您的不敬,您永远是我最爱的妈妈!”妈妈接过鲜花,喜极而泣,不断摇头:“不,是我亏欠你,我从未怪过你……”那一刻,我们相拥而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