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章网 > 故事 > 情感故事 >

不曾拥有过,又有什么资格去怀念

时间:2012-09-07 12:40来源:我的文章网 作者:admin 点击:

   一

    杨瑜说喜欢飞飞的时候,飞飞正跟他的同桌在一起,飞飞说:“杨瑜,你别耍我了,你们俩试探我是吧。”
    之后,飞飞就跟杨瑜的同桌分了,不管他如何挽留,飞飞都不为所动,铁了心,本就不喜欢,只是因为一声闹剧,何必又要继续牵扯下去呢?却也正因为这件事,飞飞和杨瑜拉近了关系。
    那天晚上,飞飞找到杨瑜:“小胖说喜欢你,你喜欢他吗?”小胖是飞飞的室友,关系很好,就是人长得胖呼呼的,但很可爱,小胖从一开始就喜欢杨瑜,只是不敢说,害怕。
    “她喜欢我,我就得喜欢她吗?”很明显,杨瑜拒绝。
    “她很温柔哦,尽管她是胖了一点,但胖也有胖的可爱啊。”飞飞还是不死心的推销,“难道真如大家说的,你喜欢阿春?”阿春是飞飞的同乡,隔壁宿舍的,有消息说她喜欢杨瑜呢,没想到杨瑜人长的不咋的,桃花运倒是挺旺的。
    “她长得有点像晓晓。”杨瑜没有否认,却也没有承认,那是不是就是喜欢呢?飞飞一直不解,晓晓她是知道的,是杨瑜的女友,在邻校就读,她有在杨瑜那里见过她的照片,没看出两人哪里像了,最近好像两人有了矛盾,那他到底是因为阿春长得像晓晓才喜欢她呢,还是真的喜欢阿春?飞飞没有再问,只是心里有了一丝丝的变化,这种变化很奇怪,她喜欢和杨瑜说话,看不到他的时候,会想着他,知道他和女友关系好的时候,会情绪低落,和杨瑜闹了矛盾的时候,会难过,听到杨瑜叫她老婆的时候,心里会有一丝丝欢喜......


不曾拥有过,又有什么资格去怀念

 
    二

    “飞飞,你喜欢我是么?”周四晚上,杨瑜约了飞飞在操场上问话。微暗的灯光下,两人一起坐在草地上,尺来深的三叶草铺满了大半个操场,绿油油的一片,是情侣们理想的约会圣地。
    “没有,我没有喜欢你。”飞飞心虚的低下头,扯着旁边的小草,两人所处的处置在操场的另一边,离宿舍交远,光线也暗,所以不会有人看到他们两人在一起,也不会有人听到她们谈话,她是喜欢杨瑜吧,这么久的相处,两人天天眉来眼去,上课开开玩笑,飞飞已经习惯了杨瑜的存在,早忘记了心中的那个人,也许这就叫日久生情吧。
    “真的没有?”杨瑜不确定的问,此时的他,看不出是什么表情,也猜不透他的想法。
    “真的没有,我不喜欢你。”说这话的时候,飞飞不敢看杨瑜的表情,只是假装往日那种轻快的语气,就像两人平常开玩笑一样,心怦怦跳得厉害。
    “可是琪琪告诉我,说你喜欢我。”琪琪?这个死丫头,等下找她算账,琪琪是飞飞的好友兼死党,飞飞确实是有跟她说过喜欢杨瑜,只是没想到这丫头看到最近飞飞不开心,把这事跟杨瑜讲了,唉,怎么交了这么一损友啊,飞飞有些发狂,不过还是忍住了,很平静的告诉杨瑜,她真的不喜欢他,别听琪琪瞎说。
    她不知道,杨瑜一定要问这个问题的目的,她只是害怕被拒绝,在听过杨瑜与晓晓的事情以后,她觉得杨瑜对晓晓的感情是真的,就算他们已经分手,还有一个阿春在,因为阿春长得和晓晓很像,单这一点,她比不过,她没有信心能赢得杨瑜的心,所以她不愿,也不敢承认自己是喜欢他的。
    “飞飞,如果你是真的喜欢我,我拒绝,如果你只是想和我玩玩儿,我接受。”杨瑜的话如同一颗炸弹,落在飞飞的心上,为什么?原来他真的是不喜欢她的,玩一玩?为何要同她玩,飞飞心里其实也是矛盾的,虽然他的那句话,让她很受伤,但能同他一起,即使是假的,也无怨,可是那小小的自尊心不允许,所以,她拒绝了杨瑜的要求。
    “我不喜欢你,我也不会同你玩。”此时熄灯铃声响起,飞飞头也不回的回到宿舍,她怕在他面前,她的情绪会崩溃。
   
     “杨瑜怎么是这样的人,飞飞,不要答应他,这种人不要也罢,”
    “是啊,飞飞,不要答应,这种人,以后还是不要理他。”说这话的是阿春和阿霞,她们两人是表姐妹,也是飞飞的同乡,飞飞把在操场上,杨瑜跟她讲的话告诉了她们,看到她们反应这么激烈,飞飞庆幸自己的选择是对的,只是她没想到,也是今天的这翻话,让她在往后欲哭无泪。
    今天是星期五,下午同学放学后,有好多回家了,飞飞从宿舍下来,准备去食堂吃饭,看到杨瑜在操场边坐着,还有阿霞和另外几个同学。飞飞因为还在为昨晚的事生气,看到杨瑜也没有打招呼,倒是杨瑜叫住了她:“飞飞,晚上一起去玩么?”
    “不想去。”飞飞怔怔的看着他,心里却起着他昨晚说的话,真好笑,不喜欢才愿意一起玩玩儿。
    “真的不去?”杨瑜又问了一遍,
    “真的不去,晚上我不想出去。”拒绝就拒绝的彻底点吧,他要玩,请恕她不奉陪。
    “你们谁去?”杨瑜又问了其他人。
    “我去。”飞飞回头看了眼发言的人,是阿霞,心里咯噔一下,有种不祥的预感,可是她不愿意去多想。
    “真的去么?”杨瑜又问了一遍。
    “嗯,飞飞,一起去好吗?”阿霞转过头问飞飞,她的眼神里是满满的笑意,跟杨瑜一起出去,她就这么高兴?
    “不了,你们去吧。”飞飞有些不解,为何阿霞会这么积极。“我去吃饭了。”说完也不看杨瑜,直接去了食堂。
    直到晚上睡在床上,飞飞也想不通,总觉得哪里不对,怪怪的,那种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她有去打听过,杨瑜整晚没有回来,听说阿霞真的去了,整晚都坐在杨瑜旁边看他打游戏。星期六一大早,飞飞去男宿舍找过他,没有回来,下午听说他回来后,又立马去了男宿舍,她希望不要像她想的那样,希望他们之间更本没有什么。推开门进去的时候,阿霞正坐在杨瑜的床边,杨瑜躺在床上睡觉,飞飞愣了一下,阿霞发现是飞飞之后,赶紧站起来,看到飞飞似乎有话要说,就离开了,经过飞飞身边的时候,飞飞看到了她红红的眼眶。
    “杨瑜,阿霞在这里干嘛?”飞飞走过去坐在刚刚阿霞坐的地方,此时的她,没有发现自己像一个吃醋的小妻子,在抓到丈夫偷情一般。“没干嘛,玩一下。”
    “她好像哭了,你惹她了吗?”尽管心里有再多的猜疑,飞飞也不想多问,她知道杨瑜的桃花旺,也知道他人缘好,只是她又要以什么资格来问清楚。
    “不知道,也许她喜欢哭吧,你来干嘛?”
    “我来看看你回来没,既然你要睡觉,那我回宿舍了。”心中存着疑惑,更隐隐的泛着酸楚,也许她也需要时间来想清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