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章网 > 文章 > 冬天的文章 >

冬天临沧的情致

时间:2016-10-06 12:19来源:未知 作者:老痞童 点击:

  在悠闲的冬季里,我习惯在晨雾中跑步,在暮色中散步。与云贵高原更北的北方相比,滇西南临沧,鲜花常开,青山常在,温润舒适,是个四季如春的好地方;可祖祖辈辈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们,日子都是按季节轮回的脚步过的呀!

  我生于斯,长于斯,在我的记忆里,春天是生命苏醒的季节,夏天是万物勃发的季节,秋天是大地成熟的季节,冬天则是休闲的季节……。

  当朔风吹响悠扬的长笛,秋色就离我们远去,光阴绵甜而轻柔,带着岁月的祝福和问候,带着思念与温馨的味道,临沧的冬天如约而至。朔风散发着浓浓的冬季韵味,收敛,含蓄,低调,静雅,悠闲。

  冬季的临沧大地仿佛似一位卸妆丽人,表演虽落幕,但她的气韵还在。朔风把一切生命的节凑都吹得慢下来,宁终年常青的季雨林中的绿叶树,也开始静静地休养生息。

  此刻,苍翠的茫茫群山,再也包藏不住大地的本色,山野暴露出斑斑驳驳的土红、土黄的色。放眼望去,整个世界就是一幅写意山水画,水瘦山空,天高地远,淡淡的一抹素描,却韵味深沉。

  绵延的群山,好像瘦了一圈,露出本真的姿态,好似瘦美人转身的倩影,婷婷的,渐行渐远,令人陷入翩翩遐想。我猜与人类共同生活在这片山地上的鸟、蛇、虫、兽等一切生灵,也会知道季节的更替和变化,在寒冷的冬季里,定会躲入一个冬天的童话里,默默地清点着这一春、一夏、一秋的过往,或许想着将来的事,好像不发一言了。也许它们在坚守着一个世代口口相传的故事:“活一年长一岁,睡一个大觉吧,醒了就春暖花开了。”我想,如果把诗人的话告诉它们“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它们一定会在睡梦中笑出声来。

  冬天的树是写在这临沧大地上的一首抒情诗,既粗犷豪放,又婉约细腻;很多的树,如松、柏、茶和许许多多长在山野里不知名的阔叶树,一年四季都身着绿衣。少数树,如桃、梨、柿、核桃、木棉、核桃在萧瑟秋风中落尽了叶,只剩下饱经风雨的枝干,顶着光秃秃的树冠;那些落叶树,从第一片秋叶落时起,树就开始唱起大地的赞歌。我喜欢仰着头,看落叶纷飘落的样子,觉得壮美极了。树叶奔向大地的怀抱,重新化作泥土,没有留恋不舍,带着凤凰涅檠般的慷慨。树落叶,把冬的韵味演绎得豪壮苍凉。树木落光了叶子,仿佛一个个枕戈待旦的士兵,准备迎战一场有一场风霜的洗礼。

  那些常青树虽不落叶,但从秋天开始就放缓了生长的步伐,入冬后生长近乎停歇。若你留心细看,枝头的芽苞干瘪,收缩,长满鳞片和麟毛,叶尖干枯,叶面绿中泛黄,吐露着静默和衰老的讯息。生活在临沧的人,若能从树叶里感觉季节的变换,读懂冬天的韵味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冬季是一场考验,与树、与人都是,经得住寒冬的风刀霜剑,才能与温暖相拥。

  冬季的风是镌刻在临沧天地间的豪放派的宋词,或月明星稀,天苍地茫,或铁板铜琶,桃花扇底大江东去,有着浑厚广阔的意境。你听,那风声似辽远的哨音,呼啸而来,又呼啸而去。在呼啸的风中走一走,你立即被吹得透透的,凉凉的,让你感受到彻头彻尾的寒意,这寒意深入骨髓直达心底。也许,在临沧这让片南国的土地上,也只有在呼啸的朔风里,你才会明白冬季的内涵,体会寒冷的滋味。

  在冬天的风中漫步,我常常回想起童年时的一些往事,父亲总能从风中感知天地间的冷暖,掐着手指算日子,他要选准家乡最冷的日子里杀年猪,亲手腌制出品味纯正的腊肉和香肠,好让一家人过上腊味十足的老年;母亲则是用眼睛观察,看风是否把大地吹凉到结霜了,她要借着短暂的霜天腌制卤豆腐、酱豆、腊腌菜等各种选料不同,口味各异的咸菜,为来年过日子做着准备;我则喜欢和小伙伴们赤足着在寒风中追逐奔跑嬉戏,是个无知无畏的追风少年。转眼间,五十多年时光在风中逝去,我老了,跑不动了,可风还是那样年轻如初,步伐还是那样透彻利落,来去洒脱自如。

  临沧冬日的暖阳,总是以最温和的姿态展现她的柔情和善解意。阳光薄薄的,揉揉的,淡淡的,不热烈,不灿烂,却足以让人们欣慰安逸。记得小时候,冬闲时节,山寨的人们习惯在暖阳下沐浴阳光,想着悠远的往事,盘算着来年的活计,语调缓慢,举止懒散。时光蹑手蹑脚,冬日暖阳下人易打盹,小半天倏忽而去,觉得日子是那么轻松熨帖,温暖舒适。母亲爱在阳光下晒被子,晒了一天的被子,包裹着阳光的味道,暖暖的,芬芳的感觉,准会带给我一夜的好梦。

  临沧的冬季干燥凉爽,降雨稀少,最宜走亲串戚,或旅游观观;乡下人家也常把起房盖屋,乔迁新居,嫁女娶亲等喜庆活动安排在干燥悠闲的冬日里;不像在遥远的北方,冬天总会有大雪光顾,雪落无声,岁月情,千里冰封,万里雪飘;雪后人们都会躲进安徒生童话世界的古堡中去“猫冬”,闲度慢长的时光,也许守着火炉读书,或无休无止地发短信,虽有诗意,但不自由;在家乡临沧就不同了,即使朔风把天地吹凉,虽冷却非严寒,不用穿着笨重的冬装,你可以毫无顾忌地开展各种户外活动;你看田野里的小麦、油菜、蚕豆依然自由自在地生长着,人们穿着单薄的衣服行走在街上,在田地里干活……。

  雾是临沧大地冬天的精灵,晨雾是这片山地美的点缀,有雾的冬天是美妙的。站在山巅看,每个山谷间都铺盖着如絮似棉的浓雾,旭日映照下一个个连绵的山峰,恰似云海漂浮的神山仙岛,整片临沧大地就像是佛国天境,陡增几分神秘,几分妩媚;若你身处山谷中,则又是另一番天地了,浓雾让一切都变得模糊迷离,能见度低,方位感差,天与地、人与物之间的界线似乎消失了;接近中午时分,晨雾散尽,大地像从一帘幽梦中醒来的佳人,清秀明晰,温婉雅致。

  我喜欢听季风唱歌,跟着节令的脚步过日子,我赞美故乡,我爱临沧这片红土地,她夏无酷暑,冬无严寒,年复一年我常陶醉在冬日的平和,温暖,朦胧,悠闲、静美的情致里,过着踏实而温润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