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文章网 > 文章 > 等待的文章 >

忧疫情反覆烧味哥拒跳槽

时间:2021-12-17 15:2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点心师傅谢先生曾遭挖角,但不为所动。
「疫情严重时减了四分之一人工,更放了一年多的无薪假,现已转到大屿山中菜馆工作。」烧味师傅昌哥入行24年,近两年来的疫情令他犹如坐过山车:由疫情初期行情惨淡、前景不明,到最近十分抢手,行内挖角潮不绝,但他坦言,在安顿后就不想跳槽到其他食肆,免得要再适应新的工作环境。
41岁的昌哥忆述,疫症初期面对极大压力,「老闆减完人工再要我放无薪假,其间虽然曾经有工返,但试过一个月最多返得10日,无开工只能够食老本,但储蓄一日一日减少。我仲有三个仔读紧小学至大学,又要供养父母,家庭经济压力好大,最后顶不住要辞职转工。」
盼了又盼,饮食业的春天在今年来临,昌哥得悉亚博馆有食肆的主管职位悬空7个月,他即毛遂自荐应徵,结果获聘,且薪酬更回復以往水平,惟上下班车程长,「每朝6点半起身,转几程车,小巴转港铁再搭机场快綫,车费每日都要60元。」
虽然车程及车费较以往多,但他无意趁现时业内人手短缺而跳槽返回巿区工作,「现在工作的食肆稳定,亚博馆展览增多,所以食客亦多,始终有家庭压力,再转工不知日后环境如何。」
昌哥说,现在业内薪酬较疫情前升了,但部分已转行工友无意重返饮食业,「以往老闆请5个长工,现时则请4个长工、1个替工,工作量多,人手却减了。」市区酒楼中间安排落场时间,并分早晚两更制;他任职的亚博馆食肆为一更制,毋须再如以往般长时间在酒楼工作,所以对工作感到满意。
点心师傅不为高薪所动
伦敦大酒楼的点心师傅谢先生已入行40年。酒楼虽因疫情曾短暂停业一个多月,但没有裁员,故他未有因其他食肆挖角而离开,「我们与资方均互相信任,虽然亦曾经有人问过我(跳槽),但做生不如做熟,所以我并没有考虑。」
他解释,一些食肆就算高薪挖角,月薪高两成,但吸引力不足,「现在饮食业市道虽好景,但不知日后疫情会否反覆。而且行内人手不足,转工到新公司亦未必好做,有工友之前跳槽,出到去先知间公司人手唔够,一人做两人嘢,不久后要求回巢。」